您的位置 : VIP书房 > 小说库 > > 禁忌之恋:军阀鬼夫约不约

上架时间:2018-11-22

禁忌之恋:军阀鬼夫约不约 已完结

禁忌之恋:军阀鬼夫约不约

来源:今日传闻 作者:知慕艾 分类:悬疑灵异

我从小双眼能够看到普通人看不到的东西。二十岁那一年,在外地上大学的我被阿爷喊回老家,在那里我得知了一个匪夷所思的秘密。原来我出生就已经被阿爷许配给了一个已经亡故了一百年的民国大军阀!在我丢失的记忆里头,我居然和这个鬼夫生了一个孩子!而这桩自小订下冥婚,更是牵扯了许多不为人知的事情。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爷爷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正在洗手间里头洗脸。我摘了我的眼镜,用水冲了冲脸。我对着镜子看,镜子里头映出了一张平平无奇的面容。头发杂乱无章,眼下黑眼圈很重,鼻梁上还有几颗没有来得及挤的黑头……

我已经连续熬了几天的夜赶论文了,实在是累得够呛,提不起来一点精神,镜子里头的那个人看上去显得格外憔悴。

寝室里头的妹子大声的喊我的名字,我一边应着,一边拿着电话准备往外头走,却突然发现镜子好像有点不对劲。

我站在那里不动了。电话里头爷爷操着方言,声音特别严肃:“阿柯,你放假千千万万要回老家一趟。”

我敷衍的“嗯”了一声。

我老家叫做双陈县,自从我出来上大学之后几乎就没有回去过,眼下被我爷爷这么一叮嘱,我有点奇怪。

“为什么非要去一趟老家?”

“有很重要的事情,反正无论如何,你一定要回来一趟!千万要记住了,这件事情很重要很重要!”

我还想开口问问我爷爷为什么呢,他已经挂断了电话了。

我摸不着头脑的抬起头照镜子,却忽然吓了一跳!镜子里头映照出来的根本不是我的脸,那是一个陌生女人,她看着我,无声的咧开嘴笑了,我看见有鲜血从她的牙缝里头往外头渗!

我第一个反应不是尖叫出声,而是迅速把放在水槽边上的眼镜戴上了,整个世界瞬间就恢复了正常。镜子里头那个陌生女人一下子就消失了,镜子一切正常,映照出来的还是我那张苍白的毫无血色的脸。我长舒了一口气,然后这才抓着手机往外头走。

同寝室的芳芳看见我出来了,贼兮兮的看着我,不怀好意的笑了笑。“阿柯,我刚才才听她们聊天的时候说,她们说我们住的这间寝室——我们不是刚刚搬过来没有多久么。她们说这间寝室死过人!”

我努力让自己表情显得平静一点,然后说:“哦?这样?”

“嗯!可惨了,听说那女生是怀孕了又被男朋友甩了,然后最后在洗手间自杀了,一尸两命啊啧啧啧,真的特别惨,不过不知道是真的假的,这怎么听着这么玄乎呢。”

我的头隐约作疼了起来。

这当然是真的,我刚才看见的,应该就是她了!但是如果她是这样出的事的话,那么就应该还有一个小鬼!

这种是最可怕的,带了怨念徘徊不愿散去,尤其是婴灵!

我该感谢刚才那个婴灵没有一起出来吓唬我,否则我戴上眼镜也都不一定管用!

是这样的,我的眼睛有些特殊。特殊在,我从小就能看见很多正常人所看不到的东西。正因为如此,所以我在老家的童年也有些不太寻常……

后来我爷爷给我想了个办法,他让我戴上一副特制的框架眼镜,他说可以避免很多麻烦。所以我虽然不近视,一般在外面从来都是戴着眼镜的。

包括芳芳她们都以为我是因为高度近视才戴的框架眼镜,但是她们不知道,其实我的视力很好。不但很好,只要我一摘下眼镜,这个世界就有点不太一样了。

比如镜子里头的那个女鬼……其实芳芳她们是看不见的。

这个女鬼虽然怨气深,但是这种怨气还不够让她在正常人的世界里头显现出来。但是如果放任她不管,再过一段时间,还指不定要出什么乱子,何况这里头很有可能还有一个婴灵!

婴灵的怨气是最重的,所谓阎王好过,小鬼难缠,万一这个小鬼真的缠上了我某个室友,最少也是大病一场的结果,要是再凶险一点,闹出人命也不是不可能!

我犹豫了一下,毕竟这是我自己住着的寝室,这事儿我无论如何也不能熟视无睹。想了想,我就把眼镜摘了。

芳芳看着我,觉得挺诧异的。

“阿柯你摘眼镜干嘛?”

我没说话,四处去找。

其实我摘下眼镜,是感觉到了寝室里头流动的气息都有点不对的样子。

我找了一圈都没看到,猛然抬起头——我吓了一跳!室友的肩膀上正趴着一个大概只有两三岁的小孩子!

那个小孩子浑身青紫,半透明,没穿衣服,安静的趴在她肩膀上。而芳芳跟没事人一样,她根本不知道自己的肩膀上趴了一个小孩!

她愣愣的看着我,不知道我为什么用这样的眼神盯着她看……

我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喊芳芳站在那儿别动。

芳芳有点不明就里,愣愣的看着我,我伸出手,然后小心翼翼的把那孩子抱了下来。

芳芳以一种看神经病的眼光看着我,她肯定以为我脑子坏掉了,但是我也顾不得解释这么多了,这个小孩子很明显已经想要缠上她了。

那个孩子被我抱着,他的眼神里头透着些凶悍之意!

我深呼吸了一下,然后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在书包的夹层里头翻出了一只香,然后点上了。

芳芳莫名其妙的看着我点香,我解释道:“我姨妈痛,用香熏熏会好一点……”

其实这是安魂香,我一直随手携带着的,这是高中的时候我最后一次回老家爷爷给我的东西,他给了我一把,嘱咐我不管到哪里去都要记得把这香带着,万一遇到什么,点香便可。

我这些年也不是第一次遇见这种因为怨念而停留在人世间的鬼了,有的戾气太重的我便点香,效果不错,基本上只要不是已经成型的恶鬼,都能起作用。但是这还是第一次用在婴灵身上,也不知道能不能管用。

我也不管她信不信我的话,然后屏住了呼吸看着那个孩子,这个小鬼被安魂香一熏,稍微平静了一下。

他原本半透明的身体变得更虚弱了,我看见他可怜巴巴的拉着我的裤脚,其实心头微微一软,知道它是想求我不要再点香了。

但是……婴灵的戾气实在是太重了!

何况它已经没法再存在于世间了,倒不如早去投胎转世反而来得痛快。

我心一狠,然后一只等到那只香燃尽,那个小鬼才恋恋不舍的化作了透明,我长舒了一口气。

室友奇怪的看了我一眼,我也不想多解释什么,重新把眼镜带起来。

这个问题解决了,我心头也松快了不少,想一下回头还有好多别的事情需要去忙,爷爷喊我回老家双陈县一趟,我的票还没有买呢!

晚上睡着之后我做了一个梦。

梦里头有个小孩子,他抬起头看着我,然后用可怜巴巴的声音问我:“姐姐你为什么要害我?”

我心里头一紧,即使是梦,我也意识到了,这就是白天那个被我用安魂香超度掉了的婴灵!

我还是太低估婴灵这种东西了,即便是已经被超度,他应该还留了一点点残念在,他这是想要在梦里头对我进行报复!

我的心一下子差点都快要跳出来了,我一时语塞不知道如何回答,就看见这个小孩子天真无邪的表情一下子就变得特别狰狞!

他一下子就用他细小的手指来掐我,不知道为什么,他的手指明明很细小,但是被他掐中的时候,我却觉得几乎是揪心一样的痛!

我看见他神情特别狰狞,五官几乎都变形移位了,而他的手指虽然细小,但是却宛若铁钳子一样,我无论怎么掰都掰不开!

然后就看见他伸出他自己的另一只手,那细小的青白的手指在我眼前清晰的不得了,然后直勾勾的对着我的眼睛插过去!

我那个瞬间差点以为自己要瞎了,就听见耳边突然有个声音说道:“放开!”

那个声音只说了这两个字,但是模模糊糊的,我只觉得这个声音很好听。那之前那个婴灵原本狰狞的面容上头突然流露出了一丝惊恐,然后我看见他的手一下子就缩了回去,然后我只看见一个高大的背影。

他穿了一身很老式的风衣,戴了帽子,我只看得见他的背影,然后我看见他一下子就把那个婴灵拎了起来。他冷哼了一声,那个小孩子就发出了阵阵惨叫声。那种凄厉的惨叫声听上去特别特别可怕,好像被千刀万剐一样的可怕。

我愣愣的看着,然后那个婴灵突然一下子就消失不见了。

那个男人没有转过身,我隐约觉得这个背影有些熟悉,好像在哪里见过,但是又死活想不起来,然后我听见了一声沉重的叹息声。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猛然揪痛了一下!

跟刚才的那种疼痛完全不一样,这种疼痛几乎是快要渗到我的骨子里头去的那种疼痛,然后我就被痛醒了。

醒过来的时候我看了看表,大概是凌晨四点多,我躺在床上毫无睡意,一点也不困了,脑海里头反而涌现出了很多的疑问。

刚才出现在我梦里的男人是谁?

莫名其妙消失的婴灵是真的彻底消失了?

还有白天那个爷爷打来的语焉不详的电话,为什么隔了四年,他突然打这个电话,强调我一定一定要回到双陈县去?还是说……

我不知道为什么,心头只感觉到了一阵沉重。总感觉前面,还有很多可怕的事情,在等待着我。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