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书房 > 小说库 > > 阴缘难断

上架时间:2018-12-27

阴缘难断 连载中

阴缘难断

来源:今日传闻 作者:雪狐 分类:悬疑灵异

不受后妈待见的我独自一人来到城市打拼,为了生存下去租间便宜的旧屋,却是美梦与噩梦开始的地方! 半夜失身不明不白,夜归路上小鬼难缠;生活不幸,流年不利啊! 直到遇见那个半夜让我失身的色鬼.....却开始了不一样的人生; 忘川途上是你的守候,三生石前是我的等待!一场半夜风流,是我俩未断的阴缘!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的男朋友是个喜欢劈腿的人,我被劈腿后,才知道这件事。当初不顾家人的反对和他在一起,结果惹得后妈好一顿奚落。我在家本来就不受待见,索性也不呆了,和她大吵一通后,便坐火车来到了越东。

来的时候我已经想好了,无论再苦再难,我都要站稳脚跟,比他们活得都好。

由于带的钱不多,又初来乍到,便在公司附近租了间便宜的旧屋。旧屋地处一片烂尾楼中,地面杂草丛生,周围也没邻居,就这么孤零零坐落在大院的边角,看着像个钉子户。这里就是美梦与噩梦开始的地方。

就连中介都劝我,一个小姑娘住在这种地方,要不要再考虑考虑。可是当时就像是有种鬼使神差的力量,我几乎不假思索的答应了。

住到旧屋的第一天夜里,我就觉得不对劲,迷迷糊间,总感觉好像有人在给我梳头。

起初以为是白天打扫太累的缘故,便没有动,只想睡觉。可是过了一会儿,那双手又慢慢探进了我的领口,轻轻的揉搓。那冰冷的喘息喷在我的脸上,带着某种急切。

我正想开灯看一下,忽然有个东西压了下来,开始霸道地掠夺我,我浑身紧绷着,硬躺在床上,任由异样的感觉在身上游走,发现根本无法动弹。

恐惧随着阵阵阴风吹进后背,从脊椎如水波蔓延开来,大概也就是两秒的停顿,身体便不受控制的被带起来,坐了下去,冲力从下而上的贯穿,我紧张得一阵收缩。

空气里顿时响起“嘶——”的一声,我那两瓣胖肉被甩了好几巴掌。

我真想夹死这个占我便宜的混蛋,但是身体完全不受控制,混蛋就像尝到甜头的野兽,不等我反应,就动作起来,两个人贴得很近,彼此的呼吸纠缠不清,上下交叠成非常羞耻的姿势。我像一座孤城,在急风骤雨的攻势下,丢盔卸甲……

惊醒时,我猛然从床上直起身,下意识伸出手去抓,却两手空空,什么也没有。而整个人还沉侵在半夜那种透不过气来的状态。

怀中的白色棉被,还是中午在老街上买的,上面带着淡淡的霉味。我看了一眼开了一条缝的房门,外头天光已经大亮。昨夜我肯定是锁好门才上的床。

浑身如同被冷水浇下,鸡皮疙瘩起了一次又一次。

我低头看,床单湿了一片,那个羞涩的地方还带着难言的肿胀感……这么想着,发现身上也全是酸痛。难道不是梦?而是,真的被……

我连滚带爬的起来,仔细检查了个遍。绝对没有人进来的痕迹。想到昨晚的凉意,难道是……

我浑身的汗毛直竖,一把将床单揉成一团塞进塑胶水桶,一秒钟都不敢多留的出门了,路上,我拨了个电话给中介。

租下这个地方的时候,中介要求至少住三个月,不然押金没得退,而房租和押金已经是我大半的盘缠了,剩下的钱,都是吃饭用的,根本不够再租一间。

所以这个问题必须解决。

电话很快通了,职业性的温柔男声响起,正是租房给我的业务员。

我气急败坏地把旧屋的事情说了一通,对方默不作声听着,居然一点也不惊讶,待我说完,便沉稳地推脱起来。

“邹小姐,这个你放心,我们是正规公司,开了十几年了,在业界的口碑你可以出去打听,从来都是按规章制度办事的,当时带您看房子的时候,我就把情况跟您说了,就是因为地势不好,房主才便宜租的,您应该注意安全呀。”

业务员换了口气,又补充一句。

“再说都现代化社会了,闹鬼什么的,也太离谱了吧?”

给我气的,我明白,这是想赖皮,不想售后服务。

合同一签,哪个管你有理无理的,你一个外地小丫头,能怎么样。

我语气就有点冲:“妈蛋的地势不好!难道我还能讹你们?”

“哪里哪里!您误会了,也许是我们没说清楚,给您带来了不必要的误解,您看要不这样吧,您加点钱,我给你再介绍别的房子吧,务必让您满意!”

说着,便给我发了不少房子的照片,一个个价钱贵的离谱。

这是加一点嘛,怎么不去抢。翻来翻去,最便宜的一套也是我现在房租的两倍,根本住不起。

大概最近倒霉事太多,我发现自己格外脆弱,竟然想起老爸来。虽然他从来没有想过我。接着心里便莫名涌起一股怒火,我挂掉电话,快步走进旁边的小巷子,看了看四下无人,对着自己的脸,狠狠扇了一通。

“邹关关!你这个无能的废物,让你不争气,不争气,不争气!以后不许想他们!”

扇完后,我又恢复了自己的小强作风,头一昂,从巷子里的无人角落走出来,在巷口买了份杂粮煎饼,大口吃着上班去了。

沉浸在工作中的时间总是过得飞快,同事小冉走过来,拉我一起去吃饭。

“关关,我怎么感觉你心不在焉的?”

小冉非常白净,五官也不错,就是脸太圆了,平时最忌讳别人说她胖。

我跟她说了说昨夜的事,想跟她探听一下,因为小冉是本地人,或许会知道些什么。

“哎哟!那个地方怎么住哦,不是我说你啊,你也太省了!”

小冉吓了一跳,她家境富裕,平时不管什么事情,家里都给她忙得好好的,有点十指不沾阳春水。

她自然理解不了我的难处,我俩一块儿的时候,她也经常冒出几句何不食肉糜之类的话来。

我也习惯了,不是什么大毛病,知道她无心的。只好尴尬的笑说,这不是便宜么,你知道我是女屌丝,你别卖关子了,说说呗。

“我也是听三奶奶说的……”

她压低声音,又说,那片地方开发的时候,干活的民工就老是有人无缘无故失踪,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的,可吓人了。当时新闻报纸也跟雪片似的报道这个事情,家属哭闹多少回,搞得工程总是干干停停。

据说开放商两兄弟得了某个高人指点,拉了一卡车冥钱烧,钱烧过了,还是没用,最后楼还没建成呢,兄弟俩个一个跳楼,一个疯了。

后来,那个地方招标拍卖过好多次,一次比一次贱价,都流拍了,从90年到现在,一直空着,就成了烂尾楼。

我听完,只觉脑后凉嗖嗖的……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