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书房 > 小说库 > > 恐怖殡仪馆

上架时间:2018-12-27

恐怖殡仪馆 已完结

恐怖殡仪馆

来源:今日传闻 作者:九为尊 分类:悬疑灵异

殡仪馆是庄严的地方,既有活人又有死人,但归活人管还是死人管?隐隐作响的藏尸柜,黑夜里传出的诡笑声,自动移动的骨灰盒……一幕幕诡异怪事,待我为你慢慢道来。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一提起殡仪馆啊,大家都有相同的印象,那就是烧死人的地方;平日里也没人留意会殡仪馆,就是大老远看到估计都会避开,不是说吉利不吉利,毕竟心里也害怕不是。

但是话又说回来了,只要是有需求就得有人管理,殡仪馆也一样得有专业人士负责,不是一把火烧掉死人那么简单,里头的道道儿多着呢……

这殡仪馆老百姓都叫火葬场,其实啊,它可不是光烧死人那么简单,还得处理死人的后事,冥冥中透出几分恐怖气息,这里头的禁忌自然也不少,你比如说:不能大声喧哗,不能追逐嬉戏,不能胡言乱语;同事之间需要注意,不能躲在暗处喊人,不能在别人背后拍肩膀;还有一条很奇怪,就是面对死人的时候,绝对不能吐口水……

不能吐口水这条禁忌,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流传起来的,算是行业里的默认规则,至于到底是为啥,也说不太清楚,流传最广的说法是吐口水会冒犯死人。

或许有人不会相信,人都死了,怎么会被冒犯呢?

嘿嘿,您还别不信,对我来说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俗话说得好啊,夜路走多了总会撞见鬼,更何况是在殡仪馆这种地方。

其实就算你牢牢记住了这些殡仪馆的禁忌,也不能保证就相安无事了,某些时候还是会碰到怪事,比方说电灯突然熄灭,冷藏柜里隐隐作响,吊唁厅里传出笑声,骨灰盒没人动自己就变了位置……

吓人吧……

为什么我知道这些情况?

其实我就是在殡仪馆上班的员工,每天都得和死人打交道。

我叫李无为,今年二十二岁,学的是殡葬专业,成绩相当优秀,被一家殡仪馆录取,直接跳过实习期,正式踏上工作岗位。

我是一个乡下人,家庭条件不大理想,殡仪馆虽然听上去有点吓人,不过待遇那是相当不错,所以我也就没有挑三拣四,决定干出一番事业。

来到殡仪馆后,我被安排在化妆室,主要是替死人化妆。

有人说死人并不恐怖,但是这是忽略了一个问题,就是有很多非自然死亡的人。

某些非自然死亡的人呐,死相真的是相当恐怖,不是面目全非就是四肢残缺,有的五脏六腑流了出来,恶心得很,实在是触目惊心。

每当碰到类似的尸体,我都会觉得有点害怕,不过为了更好的赚钱生活,也只能克制紧张的情绪,认真仔细处理尸体,好让死者走得体面一点。

我到殡仪馆一个月了,见过几具恐怖的尸体,不过倒是也还没有碰到诡异的事件,渐渐低也就习以为常了。

这天,又是一个炎热的上午,我急急忙忙走向化妆室,刚要进门忍不住停下脚步,站在火辣辣的太阳下面,想要待一会儿再进去。

这里头也有讲究,之前有同事叮嘱过我,殡仪馆的阴气很重,人在接触尸体以前,如果天上艳阳高照,最好可以晒晒太阳,算是吸收一点阳气,确保不被阴气上身。

天儿热,仅仅过了两三分钟,耳朵边上就流下了一道道汗水,我也就不再耽误时间,大步进入了化妆室。

我反手关上房门,刚刚转过脑袋,顷刻之间就吓了一跳,整个人都愣住了。

停尸床上放着一具尸体,浑身上下没穿衣服,肢体已经膨胀很大,看上去十足就是一个胖子,一时倒是无法分辨性别。

我与停尸床足有五米距离,却能闻到一股浓烈的臭味,正是腐尸散发的臭味。

按照正常的工作流程,只要停尸房运送尸体过来,都要我当场签字领取,今天是邪了门了,怎么会有这么一具腐烂到这德行的尸体?

昨天下班前我接到任务,说是今天要给一具男尸化妆,不过那是属于自然死亡,时间也还短,绝对还没有出现腐烂迹象,和这具尸体完全不是一码事儿。

究竟什么情况?

我像丈二和尚摸不着头,却又忍不住内心的好奇,大步流星靠近停尸床,睁大眼睛看向腐尸。

这具尸体面容肿胀,已经无法辨别真实相貌,但根据长长的头发就可以断定,应该是一具女尸。

女尸的眼球挂在脸上,两片嘴唇十分粗厚,乌黑的舌头伸出嘴外,看来令人不寒而栗。

女尸的肢体早已膨胀,完全变成一个胖子,浑身上下呈现气肿状态,好像气球一样似乎轻轻一碰都会炸裂。

这是一具膨胀的女尸,已经进入高度腐烂阶段,用我们的业术语来说那叫做巨人观,看上一眼都有恶心的感觉,你就别上网查了……

通过尸表的情况判断,尸体像在水里浸泡很久,直到膨胀浮出水面,才被别人打捞上岸,然后送到殡仪馆。

这个女人死在水里,送到殡仪馆前就已腐烂,如果提前离开停尸房,赤条条的摆放化妆室,在未得到适当的保护下,臭味又会继续传播。

停尸房那几个混蛋,这是特么想要毁了化妆室啊!

我在心里嘀咕一句,心里疑惑重重,摇了摇头就迅速朝着停尸房走去。

停尸房门外有个隔间,算是一间小小的办公室,主要登记出入的尸体,看见办公室里空荡荡的,我知道几个混蛋还没过来。

刚要准备掉头离开,突然几句有只手掌我从背后悄悄伸来,猛地拍了一下我的肩膀。

我他妈瞬间吓了个半死,当时一句脏话就骂了出来!

心脏更是扑通通地剧烈跳动……

四面八方静悄悄的,压根没有听到脚步声,有只手掌拍我肩膀,难道是……

我尽力控制狂乱的内心,忍住恐惧往后看去,就发现一个熟悉的男人身影站立旁边,当时就气得吹胡子瞪眼,情不自禁怒吼两句:“周建全!你这么大人了能不能稳重一点,你是不是想吓死我?”

周健全来殡仪馆两三年了,主要负责停尸房的工作,工作倒也没啥,就是许多时候像个神经病一样总是喜欢拍人肩膀。

这是殡仪馆的禁忌啊,我就讨厌他这一点!

“知道是我,你还害怕什么?”周健全笑嘻嘻的说道,一副满不在乎的模样。

“懒得和你废话!是谁给我送去一具女尸?”

“昨天下班以前杜鹃说过,今天上午先替一具男尸化妆,好让他的家属开追悼会,怎么会有人给你送去女尸?”

周健全也有点奇怪,他这人喜欢乱恶作剧,不过倒也不会拿工作开玩笑,毕竟这对死者不敬。

“会不会是你的帮手?”

“我那两个帮手,一个已经请假回家了,一个光知道偷懒贪玩,不可能是他们。”周建全也皱起了眉头。

听到周健全的解释,我依然不敢粗心大意,提醒他查看尸体出入登记。

周健全打开办公室,查看电脑上的尸体出入登记,可惜没有找到女尸的相关信息。

避免有人送过尸体,却又忘记录入信息,我催促周健全打个电话,认真的了解一下情况。

周健全相继拨通两次电话,一本正经问过两名帮手,确定他们没有送过女尸。

想到化妆室的腐烂女尸,我的内心砰砰乱跳,正当感到迷惑不解,看见杜鹃走了过来。

杜鹃是收殓人员,负责安排收取尸体,昨天下班以前她曾说过,今天先给一具男尸化妆,等她见到化妆室的女尸,相信也会大惊失色。

“杜鹃不仅长得漂亮,而且身材火辣得要命,走起路来胸前那俩玩意儿一颤一颤地……嘿嘿,听说你俩关系不错?”周健全背对杜鹃,脸上浮现邪恶表情。

我瞪了周健全一眼没有搭理他,偏开脑袋望着杜鹃,默默等待她过来。

“事情办好了吗?”杜鹃嘴里说的事情,是指给男尸化妆。

“化妆室出了一些状况,不知道咋地,莫名其妙地有具女尸躺在里面。”周健全抢先回答,色眯眯盯住杜鹃。

杜鹃正要打听详细情况,我简明扼要说出大致情形,她听完就忍不住皱起秀丽的眉头。

无论任何人得知详情,相信除了害怕就是好奇,两个同事也不例外,拉住我朝化妆室走去,准备看看腐烂的女尸。

女尸还在化妆室,静静躺在停尸床上,散发一股刺鼻的恶臭,的确让人无法忍受。

我和周健全每天面对尸体,可以承受各种难闻的味道,杜鹃却是忍无可忍,突然冲到水槽前面,张大嘴巴呕吐起来。

“没事吧!”我拍了拍杜鹃的背心,连忙递出一张纸巾。

杜鹃放水冲掉呕吐物,慢慢伸手接过纸巾,示意去化妆室外说话。

“如果我没记错,这具女尸是之前警方送来的,到现在已经过去两天时间了。”杜鹃深深吸入一口气,若有所思的说道。

周健全点了点头,开口补充一句:“对于这具女尸,我的印象比较深刻,记得是前天送到殡仪馆,当时就已腐烂变质,散发一股浓烈的恶臭。我那两个帮手既惊又怕,跑得远远的不敢靠近,是我亲手将她装进冷藏柜的。”

永福殡仪馆是民营企业,平均每天收到六具尸体,总体说来工作量不算大,排除五成自然死亡的人,剩下的就是非自然死亡的人。

非自然死亡的人特别恐怖,然而高度腐烂的尸体不多,印象深刻,不可能会记错。

杜鹃沉思一会儿,迷惑不解的问道:“虽然能够确定尸体来源,但是可真得没人送她去化妆室啊,难道是她活过来了自己走进去的?”

“这种时候不要胡说!”我和周健全对视一眼,察觉情况不大对劲,张嘴提醒杜鹃一声。

“必定有人捣乱!”杜鹃的表情十分凝重,冒冒失失做出结论。

我叹了口气,冷静想了想:“如果摄像机对准化妆室就好了!”

殡仪馆内安装许多摄像机,不过全部位于重要路口,无法拍摄到各个部门,更不至于拍摄到员工工作。

“对方的目的很不单纯,我会将实情转告领导。当前时间紧迫,你先把女尸带回停尸房,然后给那具男尸化妆吧……”杜鹃安排一下工作,脸色苍白,手捂着肚子就急急离开了。

为了抓紧时间完成任务,我们把女尸送回停尸房,又把男尸带回化妆室。

现在正是大热天,为了确保尸体不会变质,化妆室的温度很低,穿上密不透风的手术衣,我都觉得有点冷。

倒不是因为温度低觉得发冷,而是因为那具突如其来的女尸。

我戴上手套和口罩,深深吸入一口气,强制内心平静下来,认认真真替男尸化妆。

对于自然死亡的老人,假如没有受到外界影响,尸体不会发生太大变化。

我给死者修补一下面容,给他换上一套寿衣,拨通吊唁厅的电话,催促过来拉走尸体。

寻常的尸体淡出视线,我收拾好化妆工具,静静坐在办公桌前,想到高度腐烂的女尸,呼吸变得越来越急。

根据我对同事的了解,没人会拿尸体开玩笑,不料放在停尸房的女尸,偏偏出现在化妆室。

难道真像杜鹃所言,女尸是自己跑过来的?

接下来半天我神不守舍,一心想要弄清前因后果,却又找不到入手的方向,直到临近下班前夕,这才突然想起了一个人来……

这人可神,只要碰到诡异的事件,寻找这人绝对错不了……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