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书房 > 小说库 > > 惹火妖妃:邪王,强势宠

上架时间:2018-12-24

惹火妖妃:邪王,强势宠 已完结

惹火妖妃:邪王,强势宠

来源:今日传闻 作者:美媚 分类:玄幻仙侠

她是妖王的小公主,精灵古怪,从不按照常理出牌;他是冷血的邪王,不近女色,却唯独对她宠溺无度。“我想独占你,可是没有资格……”还没等她说完,他便情不自禁地吻了她一下,然后深情地说道:“这辈子,我只会有你一个女人,也只会宠你一个人!”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自父神身归混沌,经历过末世浩劫的初代神氏们慢慢厌倦了对三界的管辖,曾怒触天柱引发浩劫的水神共工,对自己的过失更是难以释怀,他偶然间习得清修集气之法,集天界灵气转投天外玄界而去。

九万九千九百万年前,祝融一时大意,一时荒火失去了控制,没了共工在,火势漫延到了神农峰,祝融几乎用尽了修为才灭了这荒火,然而神农峰却烧得面目全非。神农之长女已化身为鸟,次女化身灵芝,独留了个幼女云屏,本在神农峰自是逍遥,却不想这场荒火几乎将她烧得魂飞魄散,等到祝融赶到时已是奄奄一息。

祝融对自己的过失很是愧疚,便又损了一半的修为,强留下了那本该化于天地间的一缕魂魄,将这一缕魂魄养在一只小野猫身上,日日修炼都将这只猫带在身边,期盼云屏能复活。就这样过了五十万年,当年的野猫早已不知死过多少千万遍,却因着云屏的孤魂而肉身未灭,成日里喵喵喵地伴在祝融身边。

祝融分不清,这到底是不是云屏,只是,这陪伴却是真的。然而祝融毕竟是初代的神,历经几次大浩劫,又因要灭荒火损了修为,在接下来的几次渡劫中也渐渐支不住,终还是羽化而去。

最放心不下的,还是云屏……

没了他的陪伴,这只猫,终还是猫啊……

九万九千九百万年后的今天,天帝在天庭中不停地踱步:“这妖界,怎么会凭空钻出来这么重的妖气?”

帝君东华悠然地坐着:“天地异动,必有异出。”

妖界。

妖王正在大岚景宫焦急不已。他的爱妻姬莲上君已临产许久,一身一头的汗,这是什么孩子,已是七天七夜了愣是生不下来!而这千百万年难得一见的妖气正重重的笼罩在他的大岚景宫,更令他心情沉重。

朽炆摇摇头:“妖哥,这嫂子生的究竟是什么妖孽?你瞧瞧这大岚景宫的妖气,居然与你身上的妖气不相上下。”

妖王叹了一口气:“我是妖王,这生下来不就是妖孽么?”

“不行,我还是得进去!”

顾不上姬莲上君远离房间的命令,妖王一个虚化,进了房内,瞄了一眼床上,却是大吃一惊。姬莲上君正慢慢地变得透明,那乌黑如瀑布般的长发已经变成银白色,正熠熠闪着光。

“莲儿……这……”妖王上前一步,将姬莲上君扶在怀中,“你这是……”

姬莲上君挤出一个虚弱的笑:“妖……这孩子,妖气太重,几乎要将我吞噬了去……”

“那我们便不要这孩子,不要这孩子!”似乎感觉得到他要失去她了,妖王急着大喊,额上已隐隐有汗。

“不,你听我说,”姬莲上君将手指轻轻按在妖王唇上,“我只是青丘上最普通的一只狐狸,在青丘活了五十万年,嫁给洞主二十万年,每日里过得的千篇一律的生活,我从来没有……从来没有想过,能遇见你。看见你第一眼起,我心里,有个声音告诉我,就是你了。”

她停了下来,喘了口气。妖王爱怜地将她稍乱的头发理一理,顺便藏起眼中的泪。

“但是,从那一刻起,我也便知,我与你,将不会有善终。因此,能伴你这数万年,我已知足。”

“我若是去了,别怪这腹中孩儿。它,有一半你,有一半我……”

“妖,我,不后悔……”

她的脸上定格为一个虚弱但甜蜜的笑,便这样慢慢身体越变越透明,最终慢慢变为星星点点,消失于妖王怀中。

而床上,在姬莲上君腹部位置,留下了一只小小的九尾猫儿,瞪着一双圆圆的大眼睛,只“喵儿……”叫了一声,这笼罩宫内的妖气便急速地聚于它身上,最终被它吸干收尽,而它也慢慢地闭上眼睛,睡着了。

“莲儿……”妖王一声凄厉的叫声,扬起手来几乎要失控向那只猫劈去,最终因着姬莲上君的一句“它有一半我”而下不去手。

朽炆听见那叫声,赶紧冲了进来,却看见了几欲发疯的妖王和床上那睡得正香的小猫。

妖王捏紧了拳头:“我要找那青丘洞主算账去!”

朽炆大约也猜到是发生了什么事,便拦下了他:“这事与青丘洞主有何关系!自姬莲上君跟了你,洞主便不再过问你俩的事了!”

“那我便找天帝!”妖王挣脱了去,一个遁形消失不见。朽炆追了去,又想起床上的小可怜怕没人照顾,可巧刚好看见妖界五皇子,时值五万岁的魄霄便叫住了:“魄霄,姬莲上君给你生了个八妹妹,在里头躺着,你好生照顾着,我去把你父王追回来!”

魄霄哪里会照顾什么小婴儿,对照顾二字全无概念,但因着姬莲上君平日对他们态度还好,倒也还是挺期待这个小生命的,是以转身便拉了七弟魄殒进了房间,见着床上睡着的小猫。

“还是个小猫啊。”魄霄忍不住轻轻的抚摸了一下,软萌软萌的毛毛手感甚好。

魄殒翘了翘嘴巴,一脸不屑。这个比魄霄小一万见的弟弟,看起来要老成多了。

“这小子刚一出生妖气便这么重,啧啧啧……”魄霄边摸着边感叹。“瞧这小折耳朵,多可爱,还有这胡子,哈哈哈,太可爱了……”

小猫本来被他摸得挺舒服的,这下子又被揪耳朵又被拨胡子,神情便有些不耐烦起来。

魄殒倒是瞧得真切:“小心她咬你。”

魄霄不以为然:“不就一只刚出生的小猫吗,能有多大威力?奶都还没吃过呢。我都五万年的修炼了,还怕它不成?”说着又揪揪那小猫脸上的胡子。

这下小猫确是真的火了,“喵乌……”一声爬了起来,爪子扬起,在魄霄的手臂上一抓而过。

“啊!”魄霄一下子跳到五米之外,他是真的被吓到了,这一爪下来不仅奇痛无比,还又痒又麻。

魄殒赶紧上前拉起他的袖子一瞧,手臂上几道雪白的爪印,还闪着银光,这银光一点一点在吞噬着源乐的骨肉与修为,虽然没流半点血,但这光景比流血还可怕。

魄殒倒是笑了,有些欣慰:“五万年的修炼了,还比不上一只刚出生的小猫?”

魄霄呲牙咧嘴地叫着:“好痛好痛,怎么办怎么办!”

魄殒扶着他:“找四哥去呗,能怎么办!”

三万年以后,当年的小猫早已化为人形,长成一个婷婷的豆蔻俏少女。

三万年以来,宿嫣一直被五哥魄霄拿这事压得死死的。不管什么事,只要她不肯依,魄霄势必要祭出这事。

“小九,我的坐骑不小心被我弄伤了,你的唾液能治伤,快来帮我舔一舔!”

“不行!五哥你太恶心了吧!”

“小九,你刚出生便出手伤了我,害我休养了两个月!这事怎么算!”

“好好好,依你依你!”宿嫣一脸无奈地掏出一瓶玉液,这可是她将津液炼成疗伤药,珍贵着呢。

不过,也有反过来的时候。

“五哥,听说桃花林的桃花酿最为甘甜,我们去偷一两瓶回来如何?”

“不去不去!打死也不去!小九,难道你没有听说过桃花林的那个上神的臭脾气吗?咱们这一身的妖气啊,根本进不去!”

“五哥,我刚出生时便出手伤了你,你休养了两个月才恢复,你信不信我现在出手伤你,你要休养两年?”

“……好,好,依你,依你……”魄霄一脸无奈地陪她赶了几天几夜的路,到最后却被仙碍迷得连桃花林的入口都寻不到。

当年妖王也并未真正地能找天帝算账,不管如何这账也算不到天帝头上,毕竟是他妖王拐了别人的夫人在先。倒是天帝派了宿嫣命星君下来妖界,要好好瞧上一瞧这个未出生便让三界感受到妖气的小娃娃。别人是远古神族之后,生来便是仙胎,不用修炼便是神女。而这个九命猫妖生来便自带妖气,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宿嫣命星君是下来令妖王好好看管着这个丫头的。

但显然妖王并未听宿嫣命星君的话,从未好好看管过这个丫头,是以这几万年以来妖界的访客突然多了起来,几乎都是各界各族提着各自损坏的法器或者受伤的族人上前控诉这妖界的公主宿嫣到处伤人到处抢人神物坏人法器。妖王该是赔礼的赔礼,道歉的道歉,这几万年下来,几乎将大岚景宫有点价值的法器都赔光了,但从未见他出声训斥过宿嫣一句。

宿嫣几乎将妖界能惹的都惹了个遍,妖界无人不知这个小公主的调皮难管教。然而宿嫣并不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她最怕的就是宿嫣命星君每年一次的探望,妖王七个儿子一个女儿,她搞不清楚宿嫣命星君为啥独独对自己这么感兴趣,每一次来妖界必指定要见自己。不管自己是在东海喝得烂醉,还是在凡间耍着刀枪,不管自己是偷偷去鬼界去捣乱,还是干脆就在闺房睡大觉,总是被七哥魄殒一把揪回:“宿嫣命星君要见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