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书房 > 小说库 > > 罪妃有毒

上架时间:2019-01-14

罪妃有毒 已完结

罪妃有毒

来源:今日传闻 作者:水起云落 分类:穿越架空

十五岁及笄之礼的幸福还未消退,叛国之罪便从天而降,将她从高高在上的将军府小姐,变成寄人篱下的罪臣之女,沦为他的棋子! 轩辕王朝有七个皇子,皇帝年趋老迈,七个皇子开始了暗流汹涌的谋位之争。 他的六个兄弟,在他的主使布局下,一个个被她的美色给端掉了。 他登基为帝之时,她以为她终于可以功成身退,他却搂着美人高高在上的折辱道,你这肮脏的身子,就去浣衣局洁净一下吧。 她认命,谁让她是个罪臣之女呢,连名字都不敢出现在光天化日下。 她准备安心在浣衣局那个安静的角落无欲无求的度过余生时,却得知,当年父亲叛国之罪,家族惨遭灭门之祸,就是他在背后的布局。 仇恨,让浴血重生为火凤凰。 让男人成为她的武器。这是他教她的。那她就用他教的,一点一点还给他。 邻国国君来访,桃花林一见,就对她惊为天人。 “本王愿以城池十座、红妆十里、软红十丈、珍宝无数,娶她为后。”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据流传后世的手抄本杂记《春秋列国志•青霄卷》记载:辛巳年的端午节,南海青霄国一夜之间毁于中原列国入侵,已经有了身孕的青霄圣女,下落不明……

癸巳年冬,腊月初八。

宜酬神、出行、祭祀、放水,忌嫁娶、开市、祈福、安葬。

鹅毛般的大雪翩然而下,给这山河高川镀上了一层炫丽的银装,在那山峦起伏之间,更显其凶猛之势,那风搅着雪,雪裹着风,带出阵阵如鬼哭狼泣般的呼啸之声,惊的人心惶惶,终日不得安宁。

坐落在京城城东的将军府却和外面的天气成正比,谈笑声不时传出,丫鬟步伐轻快,端着托盘往正厅走,走廊上方飘扬着女子身上的淡淡幽香。

从她们喜气洋洋的脸上可以看出,今天对将军府来说,是一个重要的日子。

宽敞的大厅,华丽的装饰,两个暖炉立于大厅正中,外面寒风刺骨,里面温暖如春,中年男子慕容浩南和妻子青鸾一身正装,端坐厅中主位。

坐在下首的,是他的长子慕容冲,父子二人最相似的地方,是那双炯炯有神的大眼和眼中少许兵家男儿才有是冷静。

“来了来了,爹娘,大哥,我来了!”等待中,青鸾频繁往门口望去,慈祥的脸上带着少许急躁,正等不及要让侍女去催促的时候,少女欢快的声音传来,接着粉红色的身影就出现在大厅玄关。

“你这丫头,怎么每次遇到重大的日子,总是这么磨磨蹭蹭的?”听到声音,慕容冲站起身,含笑抬眸,看向像燕儿般飞快得朝这边奔跑过来的少女。

小小的瓜子脸,弯弯宛如柳叶的眉下一双狭长的丹凤眼,那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妩媚在迷离眸光的衬托下,更显妖娆。

一颦一笑动人心魄,一言一行牵动人心。

慕容情,慕容浩南和夫人青鸾的女儿,将军府中的宠儿,举手投足间,百般妖娆显现,眉目流转间,万种风情流泻。

看到正厅端坐的双亲和宠爱自己的哥哥,慕容情轻轻笑出声来,声音清脆悦耳,宛如黄莺出谷。

纵然是看惯了她的容貌,慕容浩南和慕容冲依然感叹她那入骨的妩媚!

她很美,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妩媚让人窒息,但由于年龄未足,那妩媚妖娆中尚带着三分青涩。

“爹爹,娘亲!”到两人跟前微微俯身,慕容情凤眸转动,袅袅婷婷下拜,青鸾连忙搀扶,母女相视一笑,大厅里顿时温暖。

慕容浩南看得微微一呆,女儿长得这般妩媚妖娆,他一直将她隐藏于家中,甚至宫宴也不曾带她参加,这对她来说,究竟是福是祸?

“爹爹,女儿准备好了!”看着微微叹息的慕容浩南,慕容情大眼睛带着不解,扭头看青鸾,略有询问。

青鸾摇头,也不解释,宽大的袍袖在慕容情看不到的地方轻捏慕容浩南的腰,温柔一笑,笑容里带着慈祥。

“好!”纵然是看惯了她从骨子里流露出来的妩媚风情,慕容浩南依然有短暂的失神,在青鸾的提醒下回过神来,看着她,目露慈爱。

青鸾招手,四个贴身侍女以及排成两列的十六个丫鬟鱼贯而入,她们手中,捧着雕木垫丝托盘,里面各放一样物事。

今天,是慕容情及笄之礼的日子,按照老规矩,相交的世家、嫡亲家眷和族中长者都应该过来观礼,但慕容浩南孤身一人,以至于两排太师椅,形同虚设。

慕容浩南点点头,上前两步转身,看着在蒲团上跪下,妖娆无双的慕容情,心里叹息了下正色道,“情儿,今日过后你便成年,日后要切切小心在意,谨言慎行,我们家在朝廷备受瞩目,万不可落人话柄!”

慕容情乖巧点,按照礼节三叩头,青鸾从丫鬟手中取过钗冠九翠四凤冠给她戴上,并从一旁丫鬟所托的盘上缓缓取过一枝枝冠笄、冠朵,细心地一一插到她的头上。

礼成之后,慕容情到慕容浩南面前盈盈下拜,此时她的身形虽然依旧娇小玲珑,但加冠着服之后,已有一派少女风姿,眼波偶尔流转顾盼,落到慕容浩南身上时,仍然会不禁的流露出他熟悉的那一抹顽皮之色。

慕容浩南含笑将她扶起,她依礼再拜。

经过一番繁琐的仪式,慕容情脸上略有倦意,站起身后晃着刚到自己身边的慕容冲衣袖撒娇,“哥哥,是不是这样就可以了呀?”

慕容冲看着她娇媚动人的模样,心里荡起阵阵涟漪,担心自己失了礼数,忙移开目光,声音已经有些沙哑。

“情儿,你已经及笄了,以后莫要这般不懂事,注意行动走路要轻柔优雅,再不能像以前那般,蹦蹦跳跳了。”看着庄严肃穆的大厅,他掩饰自己加速的心跳。

慕容情略嘟了嘟嘴,不情不愿的“哦”了一声,青鸾慈祥一笑,一家人其乐融融,欢乐无限,其中温暖可以融化三尺白雪。

少顷。

“将军,不好了,快带夫人和少爷小姐离开!”贴身侍卫欧阳浑身鲜血的冲了进来。

“怎么回事?”慕容浩南略有不喜,眉宇间叱咤风云、在战场指挥千军万马的气势显现出来,慕容情看到鲜血,吓得小脸苍白,不自禁的往距离自己最近的慕容冲怀里靠去。

“四皇子带着圣旨……闯进来,说……将军叛国!”侍卫上气不接下气。

“你说什么?怎么可能?”慕容浩南脸色猛然一变,大踏步的走出去,顺便吩咐已经有些乱了的丫鬟,“送夫人、小姐回房,冲儿,你跟我来!”

将军府顿时大乱,脚步声急促,吓坏的下人急匆匆收拾细软,不想受牵连,忠心的侍卫、家丁则随着慕容浩南父子冲出后堂。

浑浑噩噩中,慕容情被青鸾拉着回到自己的闺房,外面的脚步声越来越急,一个男人铿锵有力的大声说着,“慕容浩南同地叛国,着打入天牢,明日午时,斩首示众,以儆效尤!如有反抗,就地正法!”

“四皇子,微臣……”慕容浩南上前,刚要质问,已经被两个禁卫军将明晃晃的钢刀架在脖子上,他傲然不惧,正义凛然的看着传闻中整天沉迷于酒色的四皇子,夜无忧。

“慕容浩南,有人禀报父皇,你私通瑶蓝国,本来还不信,但这些,你又怎么解释?”将几封书信扔到慕容浩南脚下,夜无忧冷笑,桀骜不驯的眉间带着丝丝冷意。

“这……这不可能……这不可能……”慕容浩南不敢置信的声音,慕容冲被押走的脚步声,下人的尖叫声、厮杀声传来,慕容情不敢动摇,缩在青鸾怀里瑟瑟发抖。

听着越来越近的脚步声,青鸾知道,这次的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在慕容情耳边低语几句后,拔下头上的绯色玉钗插入她刚刚盘起的黑发,正要找个地方将她她藏起来,房间的大门“轰隆”被人踢开。

身材高瘦腰悬宝剑,侍卫打扮的男人走进来,看到慕容情苍白的小脸,眸底流露出惊艳,看着惊恐的她,步步逼近。

随后,又有几个面露凶相的侍卫,走了进来,将母女二人直接拖出房间。

见这情形,慕容情吓坏了,脸色苍白得失声喊着“娘亲”,青鸾听到了她的呼喊,心下一急,直接推开了钳制住自己的侍卫,快步朝着慕容情奔跑而去。

只是,伸长的手还未触碰到她伸出的白皙颤抖的小手,身形便陡然一滞,一道血光自其身后迸出,她的身体停顿了下便软软得倒了下去,只是一直看着慕容情的眸底,隐隐透着担忧与不舍。

白的雪,白得耀眼,红的血,红的炫目,慕容情眼睁睁看着青鸾倒在自己面前,瞪大的眼睛流露出惊恐,小手颤抖得厉害,“娘亲,娘亲……”

“怎么回事?”男人有力的声音传来,眼前出现一双男人的脚,她抬头,抓住男人的裤脚,泪如雨下,心里抽痛得厉害,“娘亲,娘亲……”

下巴一疼,慕容情呆呆看着青鸾倒地的方向,只觉得这个男人身形高大,捏着她下巴的手很有力。

“这般媚骨天生的女人,藏在深闺不去蛊惑天下男人,太可惜了!”朦胧中,慕容情听到男人的声音,她抓着男人裤脚的小手,颤抖得越发厉害!

耳边传来慕容冲的怒吼,她回头,熟悉的身影在朦胧中被带走,滴在地上的鲜血染红堆积的白雪,白里透红,非常刺眼。

慕容情惊呼着“大哥”,双肩动了动,想要甩开侍卫的钳制,下巴被冰冷的手捏住,男人才有的力道让她皱眉。

凤眸扫过不远处含苞待放的红梅,脑海里晃荡着青鸾最后在自己耳畔说的一席话,泪水止不住滑落,后颈传来剧痛,她娇小的身子软软倒地。

“带走!”男人沉稳有力的声音越飘越远……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