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书房 > 小说库 > > 山医

上架时间:2019-04-18

山医 已完结

山医

来源:今日传闻 作者:风铃 分类:悬疑灵异

中国医学博大精深,我是一个山医,不仅能治百病,还能看风水捉鬼怪…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最近半个月,吴风一直在做一个奇怪的梦。

  梦中他捡了一个坛子,坛子打开,里面竟然是一个个足有小猫大小,身上带血的婴儿。

  婴儿张着嘴,露出锋利的尖牙,对着他呲牙嘿嘿笑,伸出断了半截的手指来抓吴风……

  吴风从小生活在农村,哪见过这阵仗,每次做梦都是吓得掉头就跑。而那些婴儿紧跟在后面穷追不舍。

  等醒来的时候全身都湿透了。

  “小风!你这是怎么了?”

  见吴风无精打采一副病恹恹的样子,母亲林素芬担忧的问了一句。

  马上就要秋收了,吴风要是这时候病了,家里的地谁来收?

  “没事儿。最近总会梦到死孩子,过几天就好了。”吴风随口回了一句。打个哈欠,就要往屋里走,他现在很困,很想好好的睡一觉,不过他不敢睡。

  “等下,小风……你的脸?”

  刚刚吴风低着头,林素芬没有看到吴风的脸,不过当吴风转身准备离开回屋的时候,林素芬看个正着,吓得她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吴风一怔,见母亲两眼瞪着老大,双手哆嗦的指着自己,瞬间意识到了什么,急忙跑回屋子,在镜子前一照,顿时就呆住了。

  “这这……怎么可能!”吴风吃惊的张着嘴巴,曾经那个坚毅带着一丝稚嫩脸不见了,取而代之的则是一张左边正常,右边是张白嫩的诡异的婴儿脸。

  “啊啊啊!”

  “啪!”啪的一声,镜子四分五裂,吴风捂住脑袋,蹲在地上,痛苦的哀嚎起来。

  当晚,从地里赶回来的的吴有田火急火燎的带着吴风去了卫生院。

  但是到了卫生院,医生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倒是吴风这怪异的样子把医生吓了个半死,连忙把他们赶了出去。

  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快到傍晚了,路上两人都异常沉默。

就在两人走到村口的时候,遇到了村里的醉汉老陈头。

据说这个老陈头叫陈楚天,本来在外面也是个有头有面的存在。下放到这里后,就整天邋里邋遢的,还嗜酒如命。

  吴风不想让别人看到自己怪异的样子,于是就加快了脚步。

  “鬼脸攻心,等你的心口全部变黑,就是神仙也救不了。”吴风从老陈头身边经过的时候,老陈头幽幽的说。

  吴有田不知道老陈头在卖什么关子,但是吴风却征住了,他想起了近半个月总会梦到的怪梦。连忙解开衣服,胸口的部位果然有一大团黑气,已经占据大半个胸口了。

  吴有田一看,立刻傻眼了,忙说:“别听他在这胡说八道!咱明天去城里瞧瞧。”

  老陈头把脸一沉,说道:“老吴,你这孩子生出来的时候,什么样的你还不知道吗?”

  吴有田听完,脸色瞬间变得煞白,陷入了沉思当中。

  老陈头看到吴有田惊疑不定,于是走到他耳边耳语了几句,吴有田瞬间睁大了眼睛,露出惊恐的表情。

  赶忙就给老陈头跪下了,“陈大哥救命啊,陈大哥救命啊!”

  老陈头摸了摸肚子,笑着说:“我也是有心无力啊,现在肚子空空的!”

  吴有田立刻会意起身就拉着老陈头往家里去了,吴风一脸疑惑的在后面跟着。

  一到吴风家里,老陈头趁着吴风父母在弄吃的,偷偷拉着吴风让他说事情的来龙去脉。

  听完,老陈头把脸一沉,让吴风先去睡觉,如果梦中又梦到了那婴儿就将婴儿连同那坛子扔到文公庙旁的小溪里。

  吴风忐忑不安的爬上床,心里忍不住想到婴儿那恐怖的身影,不过这些天他实在是太累了,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果然,吴风又回到了那个熟悉的地点,那些坛子还是静静的立在道路旁,道路的尽头是一片雾气蒙蒙的树林,吴风的背是文公庙,庙前那条小溪潺潺流着。

  吴风吞了口唾沫,小心翼翼的往坛子那靠。

  “哥哥!你不要丢下我!”

  坛子传来一个稚嫩的声音,吴风吓了一大跳。准备转身往回跑。

  这时候他想起了老陈头说的话,然后又安慰了一下自己:“这只是梦,没事的!”

  吴风胸膛剧烈起伏着,他强忍着心中的恐惧慢慢的向那些小坛子走去。

  此时,那些小坛子在剧烈的摇晃着,似乎是里面的东西想要钻出来。

  吴风咬着牙抱起小坛子,转身就往文公庙方向跑去。

  “哥哥!你终于肯带我们走了吗?”坛子里传来一个兴奋的声音。

  吴风没有回答,只是脚下的步伐加快了。

  吴风一路小跑来到文公庙旁的小溪边上,其间小坛子里的婴儿好几次想出来,吴风都死死的按住了坛盖。

  到了文公庙前,吴风透过庙门往里面看去。里面三个神像正立于大堂上,中间的文公威武庄严,旁边文公的妻子慈祥秀气,后面是一个憨态可掬的孩童。

  吴风看了一眼,便又匆匆忙忙的往小溪跑去,终于来到了小溪边上,看着那清澈的溪水,还有一些不知名的小鱼。

  吴风又看了一眼手上不断乱动的坛子,然后一闭眼咬牙,把坛子丢到水中。

  “咳咳……”

  坛子被溪水灌了进去,里面的婴儿被呛的咳嗽连连。

  “哥哥!不要丢下我,我害怕!”里面的婴儿爬出坛子哭喊道。

  婴儿一开口溪水便又从他的口里灌进去了,婴儿无法再叫喊了,只是拼命的挣扎着想向吴风这边游来。

  吴风心中突然有一种罪恶感,他感到自己是一个杀人凶手。

  “只是在梦里,他们都不是真的。”吴风又一次安慰自己。

  旋即,吴风又向着剩下的坛子走去……

  每当那些婴儿被吴风抱起的时候,里面的婴儿都是兴奋异常,以至于吴风隔着坛子都能感受到他们的幸福和快乐。

  但吴风在他们最幸福的时候把他们丢到了小溪里,有一些还挣扎着游到了溪边,但是又被吴风用手推了进溪里。

  吴风一次次的重复着,他感觉自己就快要崩溃了,心里的负罪恶感更加沉重。

  “只是做梦!”吴风不断的安慰自己。

  终于,吴风准备把第九个,也是最后一个坛子丢进溪水里。

  “哥哥!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们!”那个婴儿突然从坛子伸头出来,恶毒的盯着吴风。

  吴风吓了一大跳,手上的坛子脱手掉到了地上。

  “啪”

  随着一声脆响,一个婴儿从里面钻了出来,这个婴儿和其他的婴儿大体相同,只是现在浑身都沾满血液。

  吴风看到这个婴儿感觉全身的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你你……”

  吴风嘴里含糊不清,一边往后退。

  “哥哥你怕我吗?”婴儿说着,眼里竟出现了浑浊的血泪。

  然后一步步向着吴风走去,吴风则不断的后退。

  “哇哇……”

  那个婴儿见状竟坐在了溪边哭了起来,血和泪混在一起往下滴。

  吴风呆呆的看了一会,心中有些不忍,走过去抱起那个婴儿。

  “啊!”

  婴儿突然一口咬在吴风的手上,吴风吃疼叫了一声,把婴儿丢在地上。

  “嘿嘿”那婴儿突然笑起来,接着又哭出声来,一边哭一边往河边走去:“大哥哥你不要我们了!”

  说完,“扑通”一声跳下水。

  吴风愣愣的看着这一切,惊的张大了嘴巴……

  第二天,吴风奇迹般地没有惊叫着起来,而是很平静的张开眼,眼角还有一滴泪。

  此刻,吴风却没注意到,他手上的一个小小的牙印。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