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书房 > 小说库 > > 倾世王妃:王爷,我不嫁

上架时间:2019-06-19

倾世王妃:王爷,我不嫁 已完结

倾世王妃:王爷,我不嫁

来源:今日传闻 作者:百里南 分类:穿越架空

被弃,只因母亲身份低下,只因女儿贱如草介…… 被卖,只因穷困潦倒,只因三餐不继…… 被害,只因容颜秀丽,只因性格倔强…… 嫁人,是母亲的恳求,是爱人的背叛,是仇人的逼迫,为了生存,为了高人一等,她毅然选择了这条艰辛的路…… 而他,被迫娶她,只为了增加筹码,只为了高高在上的皇位,他与她只是矛与盾的关系,心早有所属,注定只能让她备受冷落、欺凌……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十年前。

飞雪漫天,寒风冷洌。

乌云,如翻滚的浪潮,铺天盖地。

清冷的后巷,空无人烟,一片死寂。

“快滚!”

一阵杂乱的脚步声之后,一声喝斥突然响起,惊起树稍的黑鸦怪叫着飞起,那声音出自一名衣着华丽的妇人之口,本来清脆悦耳,语气却比那冰雪还要冷上几分,表情更是倨傲,眼神中透露着阴沉和轻蔑。

“姐姐……”一白衣女子跪在雪地里低声哀求着,厚重冬装之下仍能看出腰身纤细,也不知是天生苗条还是太过瘦弱。

那贵妇不等她说话,再次喝斥道:“住口!谁是你姐姐,你只不过是府里一个低贱的洗衣奴婢,不知廉耻勾引老爷,本已将你收为妾室,没想到你竟然趁老爷不在做出此等下贱之事,如今府中人尽皆知,不将你沉湖已算仁慈,还敢不要脸的赖在府中丢老爷的脸面么?”

“不不……夫人,夫人,妾身没有,妾身冤枉啊!”那瘦弱女子抱着贵妇的腿苦苦哀求着,一双眼睛已经哭得通红,却不擅言辞只能反复喊着冤枉,那贵妇则丝毫不为所动,连她身边的丫环和嬷嬷们也都是冷冷地看着她,没有一丝同情之色。

“哇……..”正当那贵妇不耐烦地将腿边的女子一脚踢开之后,旁边一名嬷嬷手中所牵的四、五岁小女娃突然放声啼哭起来,为这飘雪的清晨更添了几分凄凉。

听得孩子的哭声,那妇人更是厌烦,转头冲那嫲嫲道:“将这野种交给这贱人,一并逐出府去……”

“夫人!夫人……”那女人一把抱住被满脸不屑的嬷嬷用力推过来的小女孩,泪如雨下,嘶声道:“月儿是老爷的亲生女儿呀,夫人,妾身真的是冤枉的,夫人,你不能赶我和月儿走啊……”

“只不过一个赔钱丫头,就算是亲生的又如何?你做下那样见不得人的事来,这个贱种我们云家还会要么,张妈,王妈,赶紧推她们出去,以后任何人不得放她们入府……”那贵妇用鄙夷的眼神扫了女娃一眼,嘴里吐出了冷酷的话语,粉雕玉凿的小女孩突然止了哭声依偎在母亲怀中愣愣地看着眼前的众人,似吓傻了一般。

两名身强力壮的嬷嬷则闻言冲上前来,一人一臂将那抱着孩子哭哭啼啼的女人架了起来,一起丢出了后门,然后‘呯’地一声关上了木门,任那被逐的女子拍门哭叫也不再理会……

“娘,月儿好冷……”小女孩睁着清灵的大眼,看着那巍峨的府第,不明白为什么再也不能裹着毛氅待在暖阁之中。

跌坐在雪地之中悲伤不已的女子听到女孩稚嫩的声音才回过神来,伸手抱紧了孩子,过了许久才挣扎着站起身来,呆呆地看着那紧闭的大门,直到小女孩再次摇晃她的手臂。

“娘,我们走吧,大娘讨厌月儿,爹爹也不喜欢月儿,哥哥、姐姐都不喜欢月儿,嬷嬷也欺负月儿,我们就去别处吧…..”小女孩声音软软的,却有一丝执着。

女子苦笑了一下,任寒风将眼泪风干,也不去擦,捡起地上的小包裹拍去雪花,然后有些吃力地抱起小女孩,一步一步艰难地离开那无情的府第。

“娘,月儿好饿…..”小女孩抱着神情呆滞的母亲轻声叫道,声音带着娇嗔,清澈的眼中却有了一抹异色。

母亲带着她已经在这破庙待了一天一夜了,母亲本来温暖的身体已越来越凉,神色也越来越木然,乖巧聪慧的小女孩感觉到了不妥,只能一声声的提醒着她。

那瘦弱女子回过神来直直地看了小女孩好一会儿才再次哭出声来,“月儿,月儿,娘的宝贝,娘是不想活了,可你还小,你有什么过错?都是娘不好,娘得给月儿找个人家才行……”

女子絮絮叨叨嘟嚷了一会儿才扶着墙角强打起精神,牵着小女孩走出了破庙,那些狠心的人,包袱里一文钱也没有就在这样的风雪天将她们母女起出府,分明就是断了她们的活路,不行!女儿绝对不能死,女人鼓起了意志,可外面风雪肆虐,她们又能去哪儿呢?

****************************

“夫人,旁边的岔道上好象有孩子的哭声。”一辆外观普通却宽大的马车放慢了速度,赶车的男子冲厚重的深蓝布帘后大声禀报道。

“现在不是管闲事的时候,赶紧赶路!”一个冷清却带着威严的女人声音传了出来,那马夫正了一下头上的草笠,收回了关注的眼神准备继续加速。

“娘,这样的雪天,这附近都没有人烟,怎么会有孩子的哭声呢,还是让卫叔叔去看看吧。”一个年约八九岁的男孩掀开车窗上的厚帘子四下瞧了瞧道。

“玉儿,咱们还有很远的路要走……”那女子对着男孩说话的口气却是带着十分的慈爱。

“娘,这雪越来越大了,那孩子莫不是遇着了什么困难,咱们还是看看吧。”男孩不知为何十分坚持。

车厢内响起一个略为苍老的声音道:“卫龙,停车!让卫虎带两个人过去看看。”

老人的话音刚落,马车就稳稳地停了下来,那车夫利落地跳下车,示意紧跟在后面的马车上的人过去查看。

不多时,两名着藏青色侍卫服装的壮年男子,抱着一大一小母女两个走了过来,那母亲已然昏劂过去了,小女孩则止了哭声睁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打量着透过车窗充满兴趣盯着她看的英俊男孩。

“主子,这妇人已经冻晕过去了,您看……”

“带上车,喂点药给她,加速赶路,今晚必须过到江南!”女人淡淡地扫视了一下,吩咐完就拉上了布帘。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