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书房 > 小说库 > > 娇妻有令:老公,晚上见

上架时间:2018-08-30

娇妻有令:老公,晚上见 已完结

娇妻有令:老公,晚上见

来源:今日传闻 作者:听风赏雪 分类:总裁豪门

她因替父还债,被迫嫁他承欢三年! 一场车祸,三年记忆灰飞烟灭!重新洗牌,她不愿再入魔掌!拒他,躲他,想尽一切办法逃为上策! 但他却一反常态紧,堵她,护她,尽显洪荒之力宠妻。 小剧场 秦小妞:“商大爷,咱们各走各的多好,别墨迹了,没了我,你会拥有一大波丰乳肥臀!” 商大爷:“你确实没几两肉,太素!” 秦小妞:“对对对,我素!太素了!辣眼睛!” 商大爷:“不过我现在吃素!你刚好合口!”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秦芮言一睁眼就看到一张胖乎乎的小脸,她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那小胖男孩就一口吧唧在她脸上,搂着她的脖子喊了声“妈妈”!

她顿时感觉有人在她脑子丢颗手榴弹,炸药之威力震得她瞠目结舌。

“喂,小屁孩儿,我才二十三,还是黄花大闺女呢,妈可不能乱叫啊!”秦芮言将趴在自己胸口的胖小子举了起来,瞪着他一本正经地说道。

小男孩小嘴一瘪,双眼泪汪汪的,秦芮言心道不好,但安慰的话还没来得及开口,他已经用响彻云霄的声音大哭了起来。

“哇……妈妈不要我了……”秦芮言一直就挺怕小孩子的,如今这活宝大哭起来,她就只有捂耳朵的份了。

身上忽地一轻,秦芮言抬眼看过去,小男孩被一双手抱了起来,一个眉眼清冷,神情的冷漠的男人看了她一眼。

“在孩子面前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你不知道?”男人蹙起好看的眉头,语气甚是不好地说道。

小男孩乖巧的搂着男人的脖子,小身子一抽一抽,似乎刚才秦芮言的话真的伤害到了他。

秦芮言只觉得自己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她有些茫然地看了看四周,这里似乎是个高级病房,再看面前男人的穿着打扮,一件简单的白色衬衫配上一条黑色长裤,她不禁摇摇头,估计是雇来的护工吧。

“孩子的父母呢?他是不是进错病房了,我真不记得生过孩子啊。”

秦芮言刚一说完,她就感觉房间里的气氛瞬间寒冷无比。小男孩趴在男人的胸口呆呆地问了句:“妈妈是不是被车撞坏脑子了?”

男人盯着秦芮言,缓缓地点了点头。

秦芮言尴尬地看着病床前着俩人,忽地男人刚才的话在脑子里回响,再看他和孩子这么亲密,一个大胆的想法萌发而出。

“你是他的爹?”

男人的脸一黑,薄唇抿成了一条危险的线。小男孩呜呜又哭了起来,他安慰似的拍了拍他的后背,缓而沉地盯着秦芮言道:“我还是你的丈夫。”

秦芮言瞬间觉得脑子里又被丢了颗手雷。这一炸着实让她半天回不了神。

她今年二十三岁,一个钢琴老师,从小品德优秀智商超群,可她从没想到会有这么一天: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已经解决了终身大事,而且连儿子都有了。

男人把孩子抱了出去,回来的时候也把医生带来了。

医生亲切和蔼地问她:“能否告诉我一下你的姓名、年纪?”

“秦芮言,二十三岁。”秦芮言有气无力地回答道。

男人的脸瞬间又是一黑,和医生对视了一眼,而后冷冷道:“秦芮言,你今年已经二十六了。”

“您的大脑遭到了很大程度的伤害,应该是因为那场车祸让您失去了三年的记忆。”医生点点头道。

秦芮言着实有点接受不了了,失去了三年的记忆?她一个二十三岁如花般的少女一下子就变成了有儿子、有丈夫的奔三的家庭主妇了?

医生不知什么时候出去了,病房里只剩下了男人和她。

“你叫什么名?额,真的关于你和那个孩子我真的一点印象都没有了。”

男人瞥了她一眼,冷声道:“商晗良。你也不必记住我或者刻意去想起我。”

秦芮言疑惑地抬头看他,商晗良却已不在何时逼近了她,他们贴得很近,秦芮言感觉他的睫毛几乎就要扫到自己了。

“你养好病后我们就会办理离婚手续,这在你车祸之前就定好了的。”商晗良好像要把每个字都刻进秦芮言的心里似的,他咬音那么重,沉甸甸的。

秦芮言讶然片刻,心里不知怎么漫上了点点悲哀。当初的自己是怎么嫁给面前的这个男人的呢?这三年又都发生了什么呢?

“可以,反正我对你也没有感情了,没有爱情的婚姻……就像是坟墓。”秦芮言喃喃道。

商晗良没想到秦芮言能够这么爽快的同意,他不禁有点吃惊的问:“你真的同意了?”

秦芮言略有尴尬地点点头,眼前忽然出现小男孩的那张小肥脸,她心里也不知道是什么感觉。

“孩子是……”她嗫嚅地道,可话还没说完就被他打断了。

“孩子归我,你也不必给赡养费,离婚后我会给你二十万,不过你必须保证不会再出现在祈儿面前。”商晗良用一种不容反驳的声音道。

秦芮言不禁在想,如果我恢复了记忆,那时我会后悔的吧。不过她还是淡淡地说了个好字。

商晗良讥讽地勾了勾嘴角,不再看她。“从始至终你要的就是钱。”他突然没头没脑地丢下这么一句,秦芮言愣了老半天还是没听懂他这是什么意思。

一个保镖模样的人走进病房,看了眼秦芮言,附在商晗良耳边轻语了一阵。

商晗良点点头,挥手让他退出去了。而后转头对秦芮言道:“你救下的那个孩子又过来看你了,你要不要见?”

秦芮言疑惑地啊了一声,蹙眉问道:“我救了人?”

“其实你本不会出事的,那个孩子横穿马路险些被一辆货车撞了,是你开车过去护住了他。你昏迷的时候他都在外面守着,不过我没放他进来。”商晗良顿了顿,用一种极其嘲讽地语气又道,“他的那点感激,我估计换成钱你才会放进眼里吧。”

秦芮言突然有点明白了,原来在他眼里自己就是个拜金、爱财如命的女人。她抿了抿嘴,商晗良口中那么不堪的自己真的是她吗?

“我要见他。”秦芮言一字一顿地道。商晗良似乎还想说些什么讥讽她,不过看了眼她的表情却是什么也没说出口,快步地走过去,拉开了病房的门。

秦芮言不由得好奇地伸脖看过去,一个身材瘦弱,脸色苍白的少年正慢慢地走过来。

他的腿受了伤,于是走路有点跛,不过他仍把脊背挺得笔直。在看到病床上的秦芮言后,黯淡的双眼瞬间璀璨如烟花。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