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书房 > 小说库 > > 美女总裁的兵王按摩师

上架时间:2018-11-22

美女总裁的兵王按摩师 已完结

美女总裁的兵王按摩师

来源:今日传闻 作者:雪原孤狼 分类:都市异能

“大姐,我这力道怎么样,舒服吧!” “往下点,再往下点,啊!就这里……” 兵王退伍回国,阴差阳错,成了一位帮派大姐的贴身按摩师。 一个冷傲大佬,一个极品兵王,从此开始了一段,你看我不爽,我看你就厌的同居生活。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傍晚时分,北海市,旧城区,街道上车水马龙。

一个二十岁出头的青年,背着军绿色的大包,站在“阿炳盲人按摩”的破旧小店前,捂着咕咕叫的肚子,愁眉苦脸。

“我林云难道要饿死在自己家门前?爷爷啊爷爷,你闲着没事,也不在店里好好呆着,满世界乱跑什么?”

林云摸着店面上拴着的王力牌大铁锁,欲哭无泪。

林云是一名特种兵,隶属于一个叫做“虎牙”的秘密特种兵小队。

虎牙小队,常年出没在国外战场上,是国家最强的特种兵小队之一,阿富汗,伊拉克,叙利亚,乌克兰,哪里有战火硝烟,哪里就有虎牙小队的影子。

林云是虎牙小队的军医,因为在战场上,救了一个绝对不应该救的人,违反了军纪,所以被勒令退伍。

关于这件事,林云脸上虽然不显,但是心中一直耿耿于怀。

林云在战场上救了一个十四五岁的小姑娘,结果,她竟然是当地反抗武装的首领。这谁能想到?

如果再给林云一次机会,作为医生,他也一定会义无反顾,救下那个奄奄一息的白人小女孩。

“爷爷说过,行医者,不能见死不救,治病救人,才是医者的本分。”

林云微微攥紧了拳头,虽然心中不满,但是林云对自己做出的事情,绝不后悔!

“哎,早知道,就不把八万块钱的退伍费全花了,在机场免税店买了一幅太阳镜!这玩意好是好,但一不能吃,二不能喝…”

林云发着牢骚,把脸上拉风帅气的太阳镜摘下来,小心翼翼的擦着。

这幅太阳镜,是意大利著名奢饰品牌萨菲罗,八万块钱其实一点都不贵!

在上流社会,衣服和车都是次要,一个人有没有品味,主要是看手表和眼镜。

林云买这幅眼镜,当然是为了装比和泡妞。

在这两样花销上,林云从来都不吝啬。

他的人生信条是:哪怕饿着肚子,也要泡妞!

“国内的妹子,都好水灵啊!比战场上面黄肌瘦的柴火妞强多了!”

当兵三年母猪赛貂蝉。林云正是身强力壮的大好青年,一双眼睛藏在墨镜后面,可以肆无忌惮的看美女。

咕噜…咕噜…

秀色虽然可餐,但也不顶饿,林云饿的受不了了,看看四下无人,一个箭步窜到盲人按摩店门前:“爷爷,对不起了!”

他的右手粗大有力,拇指和食指放在大铁锁上,使劲一捏。

咔嚓!大铁锁,被林云轻松的破开,丢到一边。

爷爷林炳表面上是一个盲人按摩师,但是实际上,年轻的时候是一位叱咤江湖的武术大师,大力金刚手天下闻名。林云从小跟爷爷学习武功,功力已经有爷爷的七八成之多,捏断一把锁对林云来说是轻而易举。

林云大摇大摆的走进爷爷的按摩小店。

地面上桌子上是一层薄灰,爷爷离开最少有一个月的时间了,桌子上有一个纸条,居然是爷爷留给自己的,只有四个字——孙子,勿念。

“这老头,真不靠谱!”林云将爷爷留下的纸条随手收起来,翻箱倒柜,居然一分钱都没有找到。

林云哭丧着脸,站在店门口,正寻思着,把店里什么东西倒腾出去卖了,换点钱买东西吃,就看到一辆银白色的宝马轿车,在街口的位置停下。

车后门打开,一双穿着黑色丝袜的修长美腿伸了出来,脚上踩着红色的高跟鞋,那优美的小腿曲线,让任何一个男人都移不开目光。

一个穿着米黄色的风衣的女人,从车上下来。

她的五官精致,身材曼妙,如雪肌肤吹弹可破,雪白的粉颈下面沟壑幽深,散发出致命的诱惑。一身风衣将她的身材展现到极致。以林云的多年经验,她胸前的雄伟至少有36C。

唯一的美中不足,就是这个女人脸上带着墨镜,遮挡住了大半张脸,看不清她全部容颜,只是感觉到她的神情很冷,让男人产生一种高山仰止的感觉,是一个冰山美人!

这种高傲的女人更能让男人产生征服的欲望!

“小姐,您身份尊贵,到这种地方做什么?”

司机停好车,厌恶的看着旧城区脏乱的街道。

“嗯?”纳兰若冰嘴角翘起一个优美的弧度,可是露出的笑容却冷的让阿才汗毛直立。

“是小姐,我不该多嘴!”

司机阿才打了个冷战,低着头,声音都在颤抖。

眼前这个年轻貌美的冰山美女,可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

三年前,刚刚二十岁的纳兰若冰,就已经是北海市黑暗世界的大姐大,手底下的KTV、酒吧、按摩会所等各种夜场,超过一百家,黑白通吃!

纳兰若冰这个名字,很多人不知道,但是提起她的外号“血玫瑰”,北海市黑白两道的大人物都是连呼头疼。

但是,一年前的一次车祸,纳兰若冰脑部受到重创,成了植物人,整整昏睡了一年。

一觉醒来,纳兰若冰发现自己最信任的手下,竟然是背叛了自己,她变得几乎一无所有,但是“血玫瑰”的威名还在。

“阿才,你回去吧。”

纳兰若冰的声音依然冰冷,短短几个字,带着不容置疑的味道。

司机不敢过问,连忙开车,离开了旧城区。

纳兰若冰藏在墨镜后面的如水双眸,看着司机离开,这才缓步朝着“阿炳盲人按摩店”走了过来。她的步伐沉重,每走一步,秀眉都是紧蹙起来,小嘴张开,发出沉重的呼吸。

纳兰若冰沉睡了一年,长时间的躺在病床上不动弹,身体落下了一些病根,经常会浑身酸疼,四肢无力,走路都十分的辛苦。

纳兰若冰从朋友那里听说,旧城区有一家“阿炳盲人按摩”很不错,有着“手到病除”的美名,所以才慕名而来。

但是,纳兰若冰来这里的事情,不想让任何人知道。

纳兰若冰很聪明,她知道,自己虽然已经一无所有,但是只要自己活着,某些大人物晚上睡觉都不安稳。

就连这个司机阿才,也是他们布下监视自己的眼线。

纳兰若冰走到按摩店门口,正好看到林云站在店门口。

天已经黑了,林云还带着墨镜,纳兰若冰以为他就是盲人按摩师,说话客气:“您好,我浑身酸疼很不舒服,能不能帮我治疗一下。”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