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书房 > 小说库 > > 予他情深

上架时间:2019-01-04

予他情深 已完结

予他情深

来源:今日传闻 作者:白瘾 分类:总裁豪门

他改变了她的人生轨迹,拥有了她的一切,她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夺走了第一次,也经历了第一次意外流产。 她懵懂而笨拙的以为,这样温柔体贴的男人是上天的恩赐,后来才明白,原来是魔鬼带着天使伪善的假面。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喂,诗诗吗?我现在马上到你表姐家了,你提前帮我跟她说一声。”余欢一手抱着文件夹一手拿着电话,电话那头是她的好闺蜜唐诗,唐诗划了划手机屏幕说:“我等会就给我表姐打个电话,你去吧,我表姐这人挺和善的,再加上你又是我好闺蜜,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余欢笑了起来:“谢谢亲爱的,马上到了,拜。”

这里是富人区,一般像余欢这种身份是挨边都挨不得的地方,得亏唐诗提前给了她一张名片,又给这里物业的工作人员打了招呼,她才能一路畅通无阻。

唐安禾的别墅一楼就有很大的落地窗,树影婆娑,倒映在地板上,割碎了片片阳光。

余欢本想着长长见识先看一下四处的环境,比如房屋和景别的布置之类的,却没想到透过唐安禾家的落地窗,她却能清楚的看见沙发上一坐一站的二人像是在接吻。

唐诗没告诉余欢她表姐夫也在家啊,余欢站在那,有些慌乱,却见玻璃窗内的男人抬头与她对视,余欢一个闪身躲在树后。

“怎么了?阿琛?”唐安禾坐起了身,眼睛里不舒服的东西像是不见了,她对着眼睛又揉又眨,突然注意到纪琛若有所思地看着窗外。

唐安禾正想问些什么,桌子上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屏幕上显示——唐诗,唐安禾了然,估计是那个帮她家画墙绘的女孩子到了。

唐安禾接着电话,纪琛打开了门,余欢抱着一堆画稿正笑的一脸憨厚,一见到纪琛就嘴甜的叫:“姐夫好。”进门见到唐安禾也是一声甜甜的:“安禾姐,你好。”

余欢心里还在为自己的机灵劲喝彩,却看见纪琛变了脸色,唐安禾也是一脸的哭笑不得,空气中满满都是凝滞的尴尬气息。

还是唐安禾笑着打破了尴尬:“过来坐吧,你是诗诗同学余欢吧?他不是我先生,是我表弟纪琛。”

余欢闻言,恨不得自打嘴巴,只得尴尬的对纪琛说:“纪先生是吗,抱歉,我是余欢。”纪琛看了她一眼,脸上没太多表情,倒是颇具绅士风度的伸出手来说:“余小姐,你好。”

余欢哪敢和他握手啊,纪琛啊!M市首富纪氏的唯一继承人啊!余欢呵呵干笑两声,手碰了碰纪琛的手飞速的收回,溜到唐安禾身边去了。

还是正事要紧,余欢把她这些天画的画稿都摆在茶几上,一张一张的给唐安禾讲解,顺便也说了一下她的诉求,接下来她需要经常来唐家,结合唐家的装修风格和房间布置来进行墙绘。

唐安禾看了几张手稿,都挺符合她的要求的,不免越看余欢越欢喜。

纪琛本来该走了,但是转身拿了本书又坐了下来,因为他注意到外面突然下起了大雨,这个别墅区离市中心有一段距离,平时打车也难,因为居住在这里的人——不缺豪车。

两个女人叽叽喳喳的讨论着颜色花样和布局,把整栋别墅逛了一遍又一遍,余欢看着外面昏黑的天色和大雨,终于意识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她……要怎么回学校?

唐安禾看了眼外面,本想留余欢在这里住一晚,却突然想起他们学校虽然是艺术院校,管理却格外严格,以前能留唐诗,是因为唐诗是她表妹,而这余欢和她,非亲非故,倒是麻烦。

纪琛此刻刚从楼梯后的厨房出来,手上拿了两罐饮料放在茶几上,一丝不苟地开始穿外套。

唐安禾连忙下楼,从柜子里拿了两把雨伞递给余欢,推着余欢说:“阿琛,现在很晚了,这里不好打车,你顺道送余小姐回去。”

纪琛应了声:“好,那表姐我们走了。”

余欢抱着两把伞,直到坐上副驾驶都是心里“砰砰”乱跳的,满脑子都是高中看的言情小说的剧情,比如那种霸道总裁爱上我之类的,太刺激了!

纪琛在开车前,把一瓶牛奶打开插上吸管递给了余欢,余欢有些不好意思:“谢谢你了,真是不好意思,本来让你开车送我就挺不好意思的,纪先生你还这么体贴。”

“没事,你是诗诗的朋友,又是现在又负责安禾姐家的墙绘,我们也不算陌生人了。”纪琛说话倒是控制着度,既不亲密也不冷漠。

“呵呵呵,是啊,嗯,那我还是要谢谢安禾姐看得起的,我会好好做安禾姐家墙绘的。”余欢说着,准备拿手机给唐诗报个信,只感觉车身突然一晃,余欢手机没拿稳掉到座位下面了。

“前面有辆车突然刹车了,你没事吧?”纪琛转头,只见捡起手机露出右脸的余欢眉毛下好像有什么东西,那熟悉的感觉在纪琛的脑子里一闪而过。

“没事啊,刚手机没拿稳掉了,我把它捡起来了,没事的……你继续开车。”余欢说着,却见纪琛一直看着她,余欢伸出手在纪琛的面前晃了晃:“纪先生,你怎么了?纪先生。”

纪琛回过神来,笑着说:“没什么,只是刚才突然想起了一个人,觉得你有点像她。”

“我,像纪先生的朋友吗?真的吗?谁啊?”余欢是个好奇宝宝,人少的时候就是个话痨,纪琛听了余欢的问题,不知该怎么回答,也不想回答。

气氛一下子又冷了起来,余欢意识到可能自己问了不该问的,又看了看纪琛的表情,明明是面无表情却比之前更冷。

余欢乖乖的一声不吭,等到快到学校了才让纪琛把她放下来,她撑开伞站在雨里,对着纪琛说了一句“拜拜。”后,又消失在雨里。

纪琛坐在车里,想起了她眉尾那颗红痣,那颗曾经在一个女孩子脸上被祝福,被亲人亲吻的红痣。

他很想在余欢下车的时候撩起她的头发,用他罪恶的手掌触摸她的眉尾,但是又怕唐突了余欢。

他心里一直有一个小女孩,他满怀对她的愧疚和想念度过了十八年!每次一想到她,都会从梦中惊醒。

纪琛缓慢的喝下一口咖啡,骤然想到,如果她也顺顺利利长大了,应该也是和诗诗一样的年纪吧。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