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书房 > 小说库 > > 白衣宰相

上架时间:2018-12-04

白衣宰相 连载中

白衣宰相

来源:今日传闻 作者:贰鱼 分类:穿越架空

一朝重来,沈南枝凭着聪慧勇敢,斗渣男灭渣女,狂撩青梅竹马,守住了沈家的同时,身边还多了一个宠她入骨的男人——威慑朝堂的首辅权臣,李觅。 宫宴上,首辅大人一身月牙白长衫,嘴角含笑,拱手道,“我家夫人是武将之女,不善口舌争斗,还望各位莫要再打趣她。” “......”一群被沈南枝欺负的世家小姐们瑟瑟发抖,她确实不善口舌之争,因为她都是直接动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寒风肆虐的腊月,屋外飘着鹅毛大雪,这是十年来罕见的一场大雪,积雪没过膝盖。

今天是小年夜,一个年轻的狱卒冒着风雪拎了一坛黄酒进来,篮子里还有一些简单的小菜,他将身上的落雪抖落干净了才垂着头朝那张桌子靠过去,为那两个高声说笑的狱头斟满一大碗酒。

他们的视线落在最里间的牢房里,他们谈论的对象,曾经是祁国最有头有脸的女人——一品诰命夫人沈南枝,镇远大将军的独女。

年轻的狱卒偷偷看过去,那个女子趴在地上,乌黑的头发遮住了脸,看不清模样,但依然可以看出身形曼妙,露出来的一节手臂皮肤雪白,上面血迹斑驳,浑身无一处完好。

最让人触目惊心的是脚踝上那两根粗链子,两个铁钩硬生生穿过脚踝,不足十步长的链子末端钉在墙壁上。

这个曾经无上荣华的女人在这个万家灯火的小年夜落魄地躺在地牢里。

他小心翼翼地收回视线,不忍再看。

“公爵夫人驾到——”

太监尖细的声音透过风雪远远的传进来,地上那个女人似乎终于有了一点儿反应,她像不知道疼一样把脚蜷回去,缓慢地扯动铁链发出哗哗的声音,像利爪刮过墙壁。

她半坐起身子,露出那张绝色的脸庞。眉目清隽,眼神却锋利像刀子一样射向门口的女人。

环佩叮当作响,苏烟儿勾着鲜红的唇低下头去看沈南枝,眼睛里是藏不住的快意,“沈南枝,你也有今天?”

苏烟儿是元乔现在的夫人。一个衣衫落魄,一个锦衣华服,对比是如此鲜明。

“我来是告诉你一个好消息的,你那个通敌叛国的爹死了,被乱箭射死在榆关城外。哦对了,沈柏寒那个蠢直到最后反应过来,还妄想着去给你爹挡箭呢。

苏烟儿一面说着,一面打量着这间破旧的牢房,眼里是挡不住的得意之色,继续道:“两个人被刺成了马蜂窝。那模样……啧啧,想想就觉得恶心。”

苏烟儿心情极好,声音听起来格外娇柔。话毕,她目光死死的盯着沈南枝,生怕错过她脸上一丝一毫的表情。

沈南枝一震,目眦欲裂,困兽一般扑向对面的女人,脚上的铁链被扯得哗哗狂响,伤口被扯开,鲜红的液体流过血迹斑驳的地面:“我爹没有通敌叛国!他没有!他不会死,他是战神!他怎么会死!”

“人都死了,有没有通敌叛国还不是皇上一句话的事情?沈南枝,谁让你们沈家站错了队伍?”苏烟儿以手遮唇,掩不住那抹得意的笑,最后那句话声音极低,却藏不住的阴沉。

“更何况,从一开始你就只是元乔的一块踏脚石而已,现在没用了自然要毁掉,你不会真把自己当回事了吧?哈哈哈哈哈,沈南枝,你真可笑。”

最后那一迭声尖锐的笑就像一把利刃扎进胸腔里,是啊,沈南枝,你多可笑。

心一寸寸的凉下去,从元乔把她扔进地牢那天她就看透了。他已经如愿得到了自己梦寐以求的权势和财富,所以现在她是他的眼中钉,最大的威胁,不除不快。

沈南枝心中痛极,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滑落。

她爹,祁国的镇远大将军,被乱箭射死在自己守卫过的城门口,而她的那个哥哥,也被利用至死……

这一切全是元乔一手操纵的!她恨不能将他挫骨扬灰!杀父灭家之仇,不共戴天!

看见沈南枝痛苦,苏烟儿心里就舒坦了,笑得愈发娇艳,“哦,对了,你还不知道吧,皇上让人把你爹的尸体挂在城门上足足挂了七天,任人唾骂,啧啧啧,真是很惨呢。”

“畜生!我要杀了你们!”

沈南枝从喉间发出嘶哑的厉泣,像是不知道疼一样拼了命地朝苏烟儿扑过去,地牢里铁链撞击的声音格外激烈。

苏烟儿吓得倒退两步,意识到自己没有危险后,咯咯地笑得十分欢快。

眼看着沈南枝被铁链绊倒在地上,脚踝上皮肉撕裂的声音让人禁不住打了个寒战,地上又洒了一层新的血,腐肉的味道令人作呕。

年轻的狱卒看见那个女子通红的眼中流出一行血泪,一张脸很快就被血染的面目全非,而她还在挣扎着想要冲上来,铁链死死地牵住了她,腐肉和鲜血的味道快速弥漫开来。

“苏烟儿!你们不得好死!”

凄厉的惨叫一直在耳畔盘旋,久久不能散去。

沈南枝哗的一声惊坐起来,手盖在眼睛上,隔了好一会儿才缓缓放下,入目是熟悉的景象,简单的家具,白色的帐篷,她还能看见。

这些日子来她总是梦见前世那些场景,心中的仇恨与日俱增,重活一世,她要他们全部血债血偿!

前世是她眼盲耳聋,被元乔这个一心攀龙附凤的负心汉害得家破人亡,既然他这么在意那个位置,她偏不如他愿,他要的,她都会亲手毁掉!

沈南枝眼中的恨意还没消散,门外响起一阵脚步声,“夫人,您慢点儿,如今天气冷,您可得仔细了自己的身子。”

“我无妨,你们快些把这些火盆放到小姐的帐篷里,她向来畏寒”

柔柔的女声虽轻,却一字不落地落进沈南枝的耳朵里,这个声音像是有神奇的魔力,瞬间抚平了她心里所有的仇恨,也绷紧了记忆的那根弦。

是娘亲,那个温柔无争的女人。

幸好老天有眼,让她重活一世,让她还有机会和家人在一起,这一世,她一定要护好沈家!再也不会犯那样愚蠢的错误了。

如果她没记错,今年她才七岁,父亲还镇守在边疆,她还有很长的时间可以为以后做准备。

想到这里,房门已经吱呀一声被打开了,沈南枝压下心里所有的念头,脸上挂起甜甜的笑容,对朝着床边走过来的将军夫人举起小手来撒娇,“娘亲,要抱抱。”

“这孩子,多大了还撒娇。”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