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书房 > 小说库 > > 农门贵妻

上架时间:2019-03-19

农门贵妻 已完结

农门贵妻

来源:今日传闻 作者:玲臣 分类:穿越架空

一朝穿越,白碧水成了一个小村姑,还被奇葩亲戚团团包围! 爷奶糊涂刻薄,叔婶助纣为虐。 不过,任人作践可不是白碧水的作风,宅斗不及格,那就去种田吧! 白碧水坚信,甜品能够征服星辰大海! 快发功吧,双皮奶君! 然鹅……她没有征服世界,只收获了来自冷面毒舌小王爷的森森威胁:不许把我的秘密说出去,不然……哼哼!(给个眼神自己体会) 白碧水:点头点头点头! 三年后,白碧水摸着圆鼓鼓的肚子千脸懵逼……万万没想到,你的不然之后竟是这样!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一章 今天这些吃的谁都别想拿走

冬季天气煞凉煞凉的,白碧水身上那件破旧的棉袄略短,裹不到的手腕冻的冰凉,她边冲着手心哈热气,边摸着空荡荡的肚子被食物的香气吊去了灶房。

灶台上放着鸡汤和肉包子,热气腾腾,白碧水咽了咽口水,这东西对现在的她以及白家来说可是难得的珍馐。

“小丫,汤还有点烫,快先吃个包子垫垫肚子。”

白二嫂把包子塞进她的手里,拿起勺子对着汤又是搅又是吹,好让它凉的更快些。

白碧水手里拿着热乎乎的包子,那温暖蔓延进了心里。

她穿越到这里才四五天,来时原装的“白碧水”在河边失足落水而死,她承接了这具才十五岁的稚嫩身体,大病了一场每日卧床。

眼下白家规矩的规矩明白着,便是农闲时期一日两顿不开午饭,白碧水愣怔地看着灶上摆着的食物,她娘这是给她开小灶了?

“哟,二弟妹,还有肉包子吃,这小日子过得不错啊?”

一道阴阳怪气的声音传来,白碧水遁着声源看去,这具身体的亲大伯母李月桂和亲奶奶白老太不知何时竟然来了。

“二弟家的,你就这么给你家丫头开小灶吃独食,还吃的这么好,你这是要败光我们白家啊!”

白奶奶愤恨地指责了一声,待看清灶台上的鸡汤和肉包子,倏的吊稍眼一瞪,抡起拐杖就往白二嫂身上敲。

难怪她隔着老远就闻到香味,这伙食何止是好?简直珍馐了都。

如今家里穷的快揭不开锅,每一顿的饭量都是按粒数着煮的,这灶上摆着的食物都块抵上的白家一个月的饭钱,就这么被一个女娃子糟蹋了,二儿媳这行为,说是罪大恶极都不为过。

白碧水饿蒙了,还没反应过来开小灶偷吃独食被抓包了,就被躲开白老太棍打的白二嫂紧紧护在了身后。

“臭丫头,我家铁蛋都没得吃恁的好,你这死丫头敢下嘴一个给我试试?”李月桂怒瞪着白碧水,越过白二嫂就要把包子抢过来。

白二嫂霎时间怒了,毫不留情地打掉李月桂伸来的手。

她闺女打从三岁起就开始下地干农活累死累活的给白家挣钱,到头来落了水大病一场没得白家一分钱医治,还不给东西吃了?

看着白老太和李月桂这打算闹事的阵仗,白二嫂明白今日她不把吃独食这事说清楚大抵是不行了,可她心里气的不行,自家闺女落了水差点死掉,竟没人在乎她从鬼门走一遭回来,只一个劲儿地数落她开小灶败家。

白二嫂冷着脸看向白老太道:“娘,您凭良心讲讲,碧水自落了水没得您一分钱去看病,如今吃点儿肉您还不给吃了,是要让她病死活活饿死了是吧?”

“二弟家的,你还不知道错?”

白奶奶怒不可遏地瞪着老-二媳妇,什么死不死饿不饿的,她不管也绝对不允许那些东西被一个不值钱的女娃子吃掉!

“二弟妹这话说的,小丫又没死成,也没那金贵的命,偷吃还说的这么理直气壮,也不怕撑死啊。”

李月桂在一边附和着讽刺,她想直接动手抢走白小丫手里的食物,可这二弟妹力气大,壮硕的格子比她足足高了一个头,她想强来压根就强不过,气的直咬牙。

而白二嫂接下来的做法,更是让李月桂和白老太气的彻底变了脸色。

她转身拢紧碧水的棉袄,又捞起锅里的鸡汤和肌肉装在大碗里塞到白碧水手里说了声:“快吃。”

白碧水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不管三七二十一,以最快地速度把包子和鸡腿往嘴里塞。

李月桂又急又气,回头冲着婆婆就道:“娘,二弟妹当着您的面都敢这样,可见她压根不把您放在眼里,私底下还不知道开了多少次小灶!”

白老太见状,一张脸也黑成了锅底。

她生的三个儿子都娶了媳妇儿,家里又还没分家,钱和米全都被她牢牢栓在手里掌管着,三个儿媳妇平时也被她狠狠压制,可就这老-二家的媳妇太出挑,平日里会否决她做的一些决定,打心底压根里就没把她这个婆婆放在眼里。

偏生这二儿媳嘴皮子又伶俐的紧,做事还让她逮不出点毛病,今天冲着开小灶偷吃独食这件事儿,可算让她有机会好好整治整治这个不听话的死女人了。

“娘,小丫她大伯母,你们都不把我家小丫当人看,那我做娘的自己来疼便是,今天这些吃的谁都别想拿走。”

白二嫂擦干净了手,站在自家闺女身前纹丝不动,愣是把白老太和李月桂声讨的气势都挡了下来。

前几日差点没了女儿让她伤心的差点死掉,这次无论如何,她都要把闺女好好护着。

李月桂见她强势直接气的跳脚,一个脚步冲上去就要硬抢,被白二嫂冷着脸毫不客气地推了她一把,脚下一个踉跄跌坐在了地上。

“娘呐,您看看,这就是二弟妹的本性,不把咱当一家人,说开小灶就把咱白家人往饿死里逼,现在还直接动起手来,诶哟,可怜我家男人每天下地累死累活的给家里挣钱,原来是在给别人家的赔钱货做牛做马啊!”

李月桂使出了撒泼的本事,一屁股坐到地上就蹬着腿儿鬼哭狼嚎。

白碧水趁着她撒泼的空档,把东西全吞进嘴里咽下去,肚子里又暖又饱,整个人瞬间充实了不少。

白二嫂见她吃完了,终于松了口气,拍了拍闺女的背安抚她甭担心,巧在这时,灶房外呼啦啦一群人围了过来。

白碧水好歹上辈子活了二十二年,当过刑警见过风浪,虽然最后壮烈牺牲,哪是这种被鸡毛蒜皮的小事吓住,她回握她娘的手反安抚她。

“呜呜…这天杀的二弟妹,竟把家里一个月的口粮拿去卖了换银子买鸡肉熬汤给一个赔钱货吃,这是要活活饿死咱一家子人呐!”

李月桂坐在地上大哭大喊,这一幕让听到动静急忙赶来其他的白家人齐齐露出不屑的神色。

大家伙都知道这李月桂最会干的就是这种上不了台面的撒泼,对她所说的话也半信半疑,毕竟白二嫂平日里的风评还是不错的,可当看到地上的鸡骨头,和她身后的闺女小丫满嘴的油腻时,所有人彻底红了眼睛怒斥。

“二嫂子,你可真不厚道啊!”

在这个饭都快吃不上的时候,拿一只鸡炖汤,这是何等的奢侈。

白碧水这才意识到今日这事的严重性,不由替她娘担忧。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