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书房 > 小说库 > > 我做公主那些年

上架时间:2018-03-19

我做公主那些年 已完结

我做公主那些年

来源:今日传闻 作者:小辣椒 分类:都市言情

爷爷说,为了以后我能够更好的生活,他只能这么做,将我卖给镇里的富商,做童养媳,从此我就吃穿不愁了。 我自小就很听爷爷的话,所以并没有反对他。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轰!”雨下的很大,雷声也在附和着。

“一会儿有辆车来接你,你去准备一下……”爷爷之前就和我说,我终究是要被带走的,只是没想到,这一天会来的这么快。

爷爷说,为了以后我能够更好的生活,他只能这么做,将我卖给镇里的富商,做童养媳,从此我就吃穿不愁了。我自小就很听爷爷的话,所以并没有反对他。

车来了,我走了。

看着窗外一直向我挥手的爷爷以及渐渐远去的生活了十几年的村庄,我的眼睛模糊了。虽然我还未成年,但有些东西,还是懂的。

这一年,正是我刚刚准备上初中的时候。

半个小时后,车停了,车门被打开,抬头一看,是一个中年男人,这个中年男人,身上都是纹身。我自小就对有纹身的人没有什么好印象,自然有些害怕。

男人很绅士的伸出手扶我下车,可我下车后,他并没有松手。我努力缩回自己的手,却发现,我越努力,他抓的越紧,我有些害怕了,可他却转过身对我说“别怕。”

终于,他蹲下来,对我说,“歆儿啊,以后你就是我的养女了,需要什么,尽管开口。”我一时语塞,只是象征性地点了点头。

那人拉我进客厅,后面还跟着几个人,看起来很有钱儿的样子,他们在背后一直叽叽喳喳个不停,不知道在讨论什么,但是其中有一个男人,竟然旁若无人的留下了口水,真恶心。可当我看到他的目光定位在我的身上时,我不再感觉恶心,而是感觉恐怖。

中年男人一直握着我的手,没有让我缩回的余地,我本身就没有什么力气,也便不再挣扎。但是,他的手一直故意戳我的小手,这捏捏,那碰碰,这让我感觉很不舒服。我的手成了他手中的玩物,他不松手,我也只能乖乖地忍着。

不一会儿,一个佣人趴在那中年男人耳朵旁说了几句话。那男人终于松手了,我也终于可以松口气儿了。那佣人带我进了一个房间。原来是让我洗澡。是的,可能是见我在农村来的,身上不干净,想让我洗洗身子,以免脏了这个房间。

可是,可是,为什么,我进浴室之前看到中年男人的目光那么诡异呢?这究竟为什么,来不及去想,也不愿意去想,眼前的这个佣人一直催着我脱衣服洗澡。当着别人的面脱衣服,这事儿以前,我从来都没有做过。现在要让我当着佣人的面脱衣服,突然感觉很尴尬。

“没事儿,你脱吧,脱了我把衣服拿出去。”佣人安慰道。

我并没有多想,还是脱下了衣服,佣人随机拿了衣服便出去了。

“一会儿把新衣服送过来。”佣人关上门说道。

浴室很大,很美,很温馨,真的像是给小公主准备似的。

一个小时后,有人进来了,我并没有在意,以为是佣人来给我送新衣服来了。可是,当那人拉开帘子的时候,我惊呆了,那不是佣人,是养父。我也不知道,此时此刻,为什么养父会出现在这里,这让我感觉很尴尬。以前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可是现在,现在能怎么办,我才刚来,这是他的房子。

我不自觉地往后退了退。

“来,洗了很久了,出来穿衣服吧,还有人等着呢。”中年男人打开手里的新衣服,要给我穿,我犹豫了半天,还是光着身子出来了。

中年男人惊呆了。他一直盯着我看,深深地咽了一口水。虽然我没有成年,但现在已经处于发育的阶段,身体已经有了征兆。

“来,歆儿,我帮你穿衣服,别冻着。”那男人一边给我穿衣服,一边用那粗糙的手划过我身体的每一处。每一处,都感觉有点儿疼,是他手掌的皮肤太粗糙了吧,又或者是他故意弄疼我的。我不想让他帮我穿衣服,便伸手要去拿衣服自己穿,但他并不打算给我,他要一件一件的帮我穿。

直到,直到他为我穿裤子,眼睛盯在敏感的位置,好久好久,我害怕了,便低下了头。

穿完衣服,中年男人抬头对我点头笑了笑。那笑,很诡异,很恐怖。那笑,掩藏了太多不为人知的秘密。

中年男人将我从浴室里拉出来。

出来的时候。看见桌子上摆放了一台笔记本,这让我很好奇,几个大男人,围着笔记本做什么。此时的我朝前挪了挪身子,笔记本出现了几个监控区域。再看看坐在笔记本旁边的这几个男人,一直盯着我看,不停地咽口水,好像要吃了我似的。

中年男人故意咳了一声,沙发上的几个男人才回过神来。

接着,那男人拉我进了一个公主房,里边很漂亮,有玩偶,有布娃娃,还有音乐盒。看起来很温馨。

“以后,这就是你的房间了,看看有什么需要的,再和他们说一下。”养父边捏着我的手边对我说。

我哪有什么需要的,能有一个住的地方,就已经不错了,我还能奢求什么。

我原以为,从此我就过上了一个不愁吃穿的生活,从此我便可以做一些我想做的事情,可是我没有想到,这仅仅是一个开始,一个噩梦的开始。

是的,养父给了我一个很美好的生活环境,吃的好,住的好,可是,这些都是需要付出代价的。从小爷爷就告诉我,这世界不存在天上掉馅饼的事儿,只是那时候我还小,不懂,但现在,我懂了,从养父每到半夜就到我的房间和我一个被窝睡觉我就懂了。

我还小,但他并没有因为我小而放过我。那双粗糙的手一次又一次地在我身上游过,我缩着身子,假装睡觉,可他却越来越来劲儿,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

日子就这样一天一天的过去,我没有反抗,我害怕,我不知道现在该怎么办,只能一次又一次地忍着。看着这个诺大的房子,我突然感觉很孤单,很阴森。

安权,养父的养子,终于出现了,那是我第一次见他,痞痞的样子,一看就不是好学生。他那双眼睛直勾勾地看向我,看的我发毛。好一会儿,他点了点头,说了句“不错”,我很好奇,什么不错,不错什么,我追着他不停地问,他被我问烦了,直接扔给我我一句“你不知道老爸是本地最大娱乐场所的老板么”,我不明白他说这话是什么意思,但我隐隐地感觉有些不安。

“好啦,不用担心了,这三年,你不会有事儿的。”安权漫不经心地说道。三年,为什么又是三年,那么三年以后呢,三年以后又会发生什么事情呢。我满头雾水,想的头都快炸了,也没想出啥来。

三年后,我不负爷爷的期望,考入重点高中。这所中学,是我做梦都想进入的学校,因为这个学校,一本的升学率,是最高的。

养父为了庆祝,叫了很多生意场上的人,他们在本地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然后又叫人帮我定制了一套礼服,是一套露背的礼服。我从来没有穿的这么暴露过,自然不愿意穿那礼服,但养父过来给我做了半天的思想工作。这三年来,我所有的生活来源,都是养父给予的,我又怎么好意思驳他的面子,最后还是穿上了那套礼服。那礼服,确实很美,很显身材,很衬肤色,可终究不是我喜欢的。

换上了礼服,养父拉我去给那些有头有脸的人物一个个地敬酒。我以前从来没有喝过酒,但是为了养父,为了报恩,我还是喝了,不到半个小时,突然想吐,估计应该是酒劲儿太大了,我的胃有些承受不了,于是赶紧和养父说去趟卫生间。养父似乎有些担心,亲自扶着我到卫生间。卫生间门口,我着急要进去,养父拉着我的手,不停地抚摸,然后又摸了摸我的脸蛋儿,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不让我进去,但模模糊糊地,从他的眼神里,看出的是不舍。

养父要走了么,他是要去哪里,为什么看我的眼神是这个样子的,都在一个屋檐下住,有什么不舍的,就算是出差,几天后不就回来了么。我越来越好奇,但是我已经没有时间去想这些,胃很难受,我赶紧推开养父的手,直冲向卫生间。

终于,吃的东西全都吐出来了,突然感觉很舒服,真想就这样躲在这个卫生间里,永远都不要出去,永远都不要见那些恶心的面孔。

我还只是一个学生啊,一个刚刚考入重点高中的学生啊,为什么要让我做这些。

眼泪,就这么没出息地流了下来。

不知怎的,突然想起了进卫生间之前养父那奇怪的眼神。感觉事情并没有自己想象中那么简单。养父那奇怪的眼神,分明就是离开之前那不舍的眼神。难道,难道,难道养父是要把我送给谁么,我突然感觉很害怕,更不愿意出去。

“安歆,你快点儿给我出来!”门外是安权的声音。养父安排了安权在卫生间外边看着我。

今天这场局,难道不是庆祝我考入重点高中的喜宴么。我想了想,好像真的是自己高估自己了。我毕竟是个养女,哪来的庆祝一说。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