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书房 > 小说库 > > 缝隙之间

上架时间:2018-05-09

缝隙之间 已完结

缝隙之间

来源:今日传闻 作者:木小木 分类:悬疑灵异

同为刑警的女友去世,唐朝伤心辞职,成为了一名私家侦探,因老同学老同事顾城的邀请,参与破一宗学校女学生死亡案,结识了侦探狂热爱好者顾亦欢,于是,开始了破解一个个奇案的故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妾呀么等郎来……”

  冷清阴暗的废弃教学楼,短发女生瑟缩着不断前进。她停在门厅的正门前面,似乎在犹豫不决,是进去,还是就此止步,打道回府。

  大约是想到了什么,女生清秀的眉头一皱,咬咬牙,穿过门厅进入荒芜已久的院落。

  即将干枯的树枝在院落里疯长,地上是一层厚厚的落叶,腐烂,堆积。她走上去,它们便发出阴阳怪气的叫声。

  学校网站上很早就有这里有狐仙的消息,只要将许愿人的名字和一小片指甲放在小玻璃瓶里,系上红绳,放在这里的瓦片底下,狐仙就会帮助他实现愿望。

  可是狐仙会吸收他的元气,这也是狐仙要收的报酬。

  女生知道,但却顾不了这么多,她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玻璃瓶,里面装着碎指甲与一张红纸,纸上端端正正的写着三个字:顾亦欢。

  只见她小心翼翼的放在不起眼的地方,然后跪在地上,双手合十,嘴巴一闭一合,念念有词:“我、我叫吴娇娇,请求狐仙大人让我宿舍的顾亦欢倒霉……让她在众人面前出大丑!”

  吴娇娇紧闭的眼睛猛然睁开,里面闪烁着的是嫉妒、不甘,以及浓烈燃烧着的欲望。

  是的,她嫉妒自己的舍友顾娇娇,凭什么她就比她家境好?凭什么她凡事都可以依着自己的性子来?凭什么每周她的家人就会来看她?

  她愈想愈气,嘴里不停祈祷,似乎真的把所有希望都寄托于这个“狐仙”。

  吴娇娇起身,拍干净身上的灰尘准备离开时,一阵若有若无的歌声钻进她的耳朵,激起她身上一层鸡皮疙瘩。

  “妾呀么等郎来,郎见那桃花儿开……”

  她安慰着自己可能是有人在听戏,可转念一想,更加毛骨悚然。

  这里是废弃五年以上的学校教学楼!没有人!没有收音机!

  歌声越来越大,即使是吴娇娇捂住耳朵也无济于事,一句句幽怨的歌词像钻机一样钻进她的耳朵。

  灰黑色的墙角处,忽的晃出一角青色的布料,吸引了吴娇娇的目光。那是一角青底白花的锦缎,白色的花纹密密的斜织着,不让人觉得精美,反而生出一种这其实是符咒的感觉。

  吴娇娇一阵战栗,身体所有的感觉都被无限放大,她清晰地觉出,自己的牙齿在颤抖,所有汗毛都竖了起来。

  画着精致妆面的女人的脸,就这样突然出现在她面前。

  厚厚的白粉底,远山黛,长眉入鬓,朱红色的嘴唇,胭脂扫满娥眉。女人穿着精致的青白色戏服,头发半盘半放,发髻间别着的是绿色的牡丹和点翠簪子。

  可是,她只有半面。半面妆。

  吴娇娇发出声嘶力竭的惨叫,跌坐在地上不能动弹。画着半面妆的女人就这么靠近她,她甚至能觉出,女人青白色的戏袍轻轻扫过她的膝盖。

  那不是布料的轻盈柔软,而是怪异的冷直、僵硬。

  “妾不见郎归来……同葬南山下……”女人绵绵的歌声在空荡的废弃楼里回荡,吴娇娇只觉得周围鬼影重重。

  女人的脸慢慢贴近她,而后她惊声尖叫,昏了过去。

  画着半面妆的脸轻轻勾起一丝微笑,仿佛是在嘲笑,可似乎又是看破世俗的无谓,总之是说不出的莫名其妙。

  她转身,朝着院子更深处走去,风撩起青衣。女人画着半面妆的脸又回头看看倒在地上的吴娇娇,扭曲的笑容随即绽放,她轻启唇瓣:

  “同葬那个南呀山下……”

  唐朝的古董店似乎是在一夜之内就开起来的。

  隔壁卖水果的老张前一天晚上凌晨才刚收了摊儿,第二天早上一来,就看见门面儿旁边原本的超市变成了挂着牌子的古董店。

  那牌子有几分古装电视剧里的味道,用一看就知道价值不菲的木材制成,站在它下面,浓郁的木香就直直的钻入鼻孔。

  唐朝的为人让老张更觉得莫名其妙。

  新店开张,他既不放鞭炮礼花庆祝,也不拜访邻居四里,他从窗户里瞄见过那个唐朝,他就穿着藏蓝色的长衫,留着半长不长的头发束在脑后,全神贯注低头擦着手里新收的宝贝。

  古董店的男人身上不觉散发着拒人千里之外的味道。

  “吴娇娇,你认识吗。”

  唐朝抬眸瞥了一眼气势汹汹的来人,面无表情的继续擦拭着他手里的琉璃杯,半晌才回答,“认识。”

  好不容易找到他古董店的顾亦欢长舒一口气,大力的拍着自己的胸口。

  男人被她莫名其妙的行为弄得摸不着头脑,可也不问,就任由她坐在自己那张清朝的藤花雕凤椅上。

  “昨天吴娇娇失踪了,后来被人发现她吊死在废弃教学楼的院子里。”顾亦欢摇晃着双腿,嘴里似乎在嚼着口香糖的样子。

  见唐朝不理她,她也不生气,只是继续介绍自己,“我是顾亦欢,T大侦探社的。”

  “唐朝。”唐朝手里的琉璃杯被他擦得透彻明亮。

  他上次见吴娇娇是一周前,古董店刚开张的时候,不知道吴娇娇从哪里听到的消息,说在他这里只要肯花钱,就能破解想破的谜团。

  唐朝这里明面儿上是个普普通通的古董店,可只有内行人明白,唐朝是个私家暗探,只要你出得起价钱,他什么事都能给你查出来,什么古怪问题都能给你破解。

  他倒没有觉得自己像他们说的那样神乎其神,原本在市东德古董店因为房屋拆迁,就搬到了市西。

  那天,年轻女孩儿找到唐朝的古董店里,又是哭又是笑的,像是疯了一样跟他讲着自己看到的情景,废弃教学楼,狐仙许愿,画着半面妆的青衣戏子。

  精致的半面妆容,诡异的歌声,吴娇娇的叙述让他泛起浓厚的兴趣。

  于是唐朝爽快地答应替她查案,她感激不已,两人还约定好了详细讨论案情的日期。

  “星期三她没来。”他语调透着无奈,“唯一一次联系就是她主动找上门,我这里也没有跟客户互通手机号的规矩。”

  顾亦欢点点头。

  吴娇娇是顾亦欢的舍友,两人上下铺。

  她也是她大学以来最好的朋友,顾亦欢有什么东西都会拿来分享给吴娇娇,吃食、旅游券、打折卡,甚至是刚刚萌芽的爱情。

  只是顾亦欢没有发现,她给吴娇娇的吃食她从来没有留给她一口,旅游券被吴娇娇和其他女生同游用掉了,打折卡被倒卖,连男朋友也在交往之后的一个星期告诉她,对不起,我喜欢上你的好朋友吴娇娇了。

  吴娇娇和她的关系很微妙,宿舍里的其他人都看得出来她并不是真心对待顾亦欢,可顾亦欢像是不懂的样子,依旧对吴娇娇很好。

  包括她失踪之后,顾亦欢也是全心全力的查找线索。

  “欢欢,她怎么对你你看不出来吗。”同宿舍的刘娜看到她翻箱倒柜的,不肯遗漏一丝蛛丝马迹的样子,心中替她鸣不平。

  顾亦欢一边翻看着吴娇娇的笔记本,一边回答,“我怎么不知道啊……可是当初我刚进大学的时候丢了钱包,还是她请我吃的饭呢。”

  刘娜一时语塞。她们全宿舍都知道她是这样的人,接受别人一点儿小恩小惠,就放在心上好久不忘。

  “吴娇娇在失踪的前一天晚上接了一个电话,我起来上厕所,听到了。”刘娜突然想到了什么,从床上坐起来,低声说道,“我听到她说了什么半面妆,青衣女人什么的。”

  她眼前一亮,停止翻看笔记本的动作,耐心的听刘娜接下来的话。

  她说,那天晚上她看到阳台上有亮光,好奇之下就过去看了看。她是吴娇娇,心生厌恶,转身刚想离开,就听见女孩儿呜呜咽咽的声音。

  刘娜听不了很清楚,就只能听见断断续续的几个词。

  半面妆,青衣女人,狐仙许愿。

  她起身,看见吴娇娇蹲在阳台上,借着微弱的月光,女孩儿凌乱的头发和苍白的面容显得格外突兀。

  这个场面令刘娜浑身不自在,再加上入秋天气微冷,她便回了屋里。

  第二天等到大伙儿都起来,吴娇娇不在,刘娜以为她向往常一样去食堂给大家打饭,然后去教室占座位了,也没有在意,只是不免嘲笑吴娇娇的欺软怕硬。

  整个宿舍里,她只敢给顾亦欢摆脸色,还不是因为她们欢欢脾气好?

  “然后呢?你后来没见过她吗?”顾亦欢眉头紧皱。

  “我没在意,然后到了第二天晚上她也没回来,我才听你们说她失踪了。”刘娜撇撇嘴,手伸进提包里摸索了一会儿,才拿出一个小纸球儿。

  顾亦欢接过,将它小心翼翼的展开。

  那上面是吴娇娇的笔迹,T市东城路71号,唐朝。

  她皱起眉头,想要再问刘娜些什么,可是对方却再三表示她真的只知道这些,她无奈,决定到那张纸上的地址去寻找,说不定能有什么意外的发现。

  天不遂人愿,就在当天晚上,学校清洁工发现,吴娇娇吊死在废弃教学楼的院子里,画着半面妆。

  “娇娇!”

  吴娇娇的死亡并没有引起宿舍里女生们的惋惜,除了顾亦欢。

  她疯狂的冲进被警察层层围住的废弃教学楼,楼外都是来看热闹的学生,喋喋不休的讨论着有关于这座楼的传言。

  狐仙许愿,半面妆的女人。

  “我是她舍友!你让我进去!”顾亦欢推搡着将她拦住的警察,脸上满是怒意。

  这时一个便装的警察走过来,示意拦住她的人放手。这个人叫顾城,是顾亦欢的小舅舅,T市刑警大队的副队长。

  顾城按住小侄女的脑袋。他知道她从小就迷恋侦探、判案,小时候抱着福尔摩斯全集看的如痴如醉,还曾扬言一定要考上军校。

  他姐姐怕的要死,各种威逼利诱才胁迫着顾亦欢考上了T大。

  “有些地方不是你这种小丫头能来的。”顾城将她往外推,却抵不住她抱住自己手臂摇晃着撒娇。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