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书房 > 小说库 > > 埋骨人

上架时间:2018-05-21

埋骨人 已完结

埋骨人

来源:今日传闻 作者:南海校尉 分类:悬疑灵异

那一天夜里高老义在儿子床头上吊身亡,从此以后整个小村庄仿佛受到了诅咒一般怪事连连。高老义出殡那天,我家养了十年的哑巴狗忽然狂吠不止,请来的法师被吓得落荒而逃,而我居然被死人瞪了一眼。冥冥之中从我收到匿名快递的那一刻起,我的生活就被人画成了一幅简笔画,来记录着这匪夷所思的事情。欢迎加入南海大本营,群号码:118696726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你收到过匿名快递吗?

就是那种收件人写着你的名字,可是寄件人却是一片空白的快递。

如果你收到过以后,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那么朋友,我真羡慕你的好运气。

如果你没有收到过,可千万别去接收,不然很可能会像我一样,被一个匿名快递搞的诡事缠身。

我叫张小峰,一名九零后大专毕业生。毕业后不想进厂,就在父母的帮助下回到我的老家山东,一个叫高庄的小村子经营起一家小超市。

一天我忽然接到一个陌生短信,短信上说是我有个快递到了,让我去镇上去取。

我盯着短信,心里直犯嘀咕,我最近没从网上买东西呀,要说是爸妈买的,那就更不可能了,因为他们不会网购。

我正犹豫要不要去取,那个陌生号码又给我发了条短信:“取快递回来的路上不要回头。”

我给陌生号码打了个电话,语音提示号码是空号。我一愣,刚刚还给我发短信,怎么现在号码就不存在了?

我又给陌生号码发了个短信“你是谁?”结果显示发送失败!这下我彻底傻眼了。

我匆匆骑自行车去镇子上取了快递,下意识的看了看收件人,不错,收件人的确是写的我的名字,地址也没错。

可寄件人上却是一片空白。我很奇怪,到底是谁寄给我的快递,我用手摸了摸,很薄,拆开一看,居然是一张图纸,纸上是用铅笔画的歪歪扭扭的简笔画。看到这个我以为是某人和我恶作剧,本想把这张纸随手扔了,可是最后我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鬼使神差的将那张纸放进了裤兜里。

取了快递我骑上自行车就急匆匆往家里赶,心里将这个给我寄快递的人全家问候了个遍,这么冷的天,大老远让老子白白跑一趟,真是够缺德的。仔细想想我回到高庄以后,我一直经营着我的小超市,也没得罪谁啊,真不知道大冷天谁在耍我。

高庄是典型的山沟沟,和另外几个小山村被丘陵环绕,村头有一条水库。进村只有一条马路,这条马路是村子通往外面的唯一一条路,我骑着自行车浑身瑟瑟发抖,路上滑也不敢骑的太快,慢悠悠的在路上骑着自行车,躲避着马路上的坑坑洼洼。

天气冷,路上基本没有遇到什么人,骑了很久才看到前面有一个小红点慢慢的在雪地里移动。走近了,才发现是一个姑娘。这女孩大概有二十多岁,牛仔裤红羽绒服,标准的瓜子脸,大眼睛,皮肤就像地上的雪一样白。看着看着,我骑自行车的速度就慢了,最后停了下来试探性的问道:“小云姐?”

那女孩也一脸惊讶的看着我:“你是谁?”

“你是小云姐吧?我是张小峰啊。”我十几岁的时候就在外面上学,村子里很多人不认识我,可是我却认的眼前这个人是村东头卖豆腐高老义的女儿高小云。因为上个月她刚刚嫁到隔壁大王村,我和我爸还去喝她喜酒呢。

“额?”那个女孩低头想了一会说:“你可能认错人了,我叫高小雨,是村东头的卖豆腐的高老义二女儿,很小的时候我就被爸爸送到了一个地方,今天是回来认亲的。”

“原来是小云姐的妹妹,怪不得长那么像呢。”我不好意思的摸摸头,我刚回村里,对村子里很多的人和事不熟,还从来没听说过高老义有个二闺女在外面,不过高小雨模样和高小云一模一样,这让我丝毫没有怀疑。

我对高小雨说:“从这条路到咱们村还有快二里地呢,天这么冷,你步行的话恐怕还有一段时间,不如我送你回去吧。”

那女孩听我这么说,明显有些犹豫。我见状觉得是女孩不好意思,就对高小雨说:“你可能不认识我,我叫张小峰,一直在外面上学,前些日子刚回来。和你一个村子的,你姐姐高小云结婚的时候我还去喝过喜酒呢,都是乡里乡亲得的,你不用不好意思。”

“行,你带我一程也行。”高小雨盯着着我说:“不过等会你听到什么声音也别回头。”

“行,没问题。”我心里觉得好笑,这个高小雨还挺害羞,是怕我回头看她吧。

高小雨听了我的话说了声“谢谢”就跳上了我的自行车后座。高小雨看起来很瘦,可是她坐上了自行车后,我明显感觉我的轮胎往下一沉,自行车瞪起来后也有些吃力,真没想到一个看起来弱不禁风的女孩子居然那么重。

一路上我心里盘算着,这高老义真是会生,两个女儿都长得那么漂亮,如花似玉的。也不知道这高小雨有对象没有,要是没对象,回头让我妈找个人说道说道。

天好像更冷了,冷风飕飕的往我脖子里灌,一路上我浑身瑟瑟发抖。自行车载了两个人,骑着晃晃悠悠的,高小雨可能是怕摔倒,从后面用双臂抱紧了我,喘气声呼在我脖子上,弄的我脖子直痒痒,心里也跟着“嘭嘭”直跳,二里地居然不知不觉就到了。

农村大门白天一般都是开着的,我念念不舍的看着高小雨进了高老义家才转身离开。这高小雨和她姐姐高小云的确不一样,高小云活泼开朗,十分健谈。这高小雨却是个文静的女孩,一路上我和她说话,她一直就是用“嗯”来回答,十分腼腆,唯一的不好就是喜欢斜着眼睛看人。

回到家我妈问我干什么去了,我说去镇子取快递了,回来的时候还碰到高老义家的二女儿高小雨来认亲,顺便把她送回了家。

“高老义家有个二女儿我怎么不知道?”我妈一脸惊讶:“村东头卖豆腐的高老义只有个大女儿,上个月嫁到了大王村,还有个傻儿子叫高根。”

我把手放在炉子上来回烤:“听高小雨说她很小的时候就被他爹高老义送出去了,今天回来认亲。这不会走错的,因为那个高小雨简直和她姐姐高小云长得一模一样。”

“这事我还真没听说过。”我妈说。

这一天夜里,全村的狗不知道为发了什么羊癫疯狂吠不停,我被吵的睡不着,就从口袋里摸出了那匿名快递。估计我要不是太闲,早就把这东西给忘了。闲来无事,便研究起上面的简笔画。

雪白的一张纸上,已经被我折的皱皱巴巴的,上面画了几副简笔画。要说这画简笔画的人的水平我也是醉了。简笔画画上的人物就是就是画了一个圈做人头,一个大字做身子,这水平像小学生的杰作,简直不忍直视。

第一幅简笔画,是写一个人骑着自行车,自行车就是两个圆圈,中间连了一道杠。对面是一个女孩,为什么看出是一个女人呢,因为和男人自行车上的男人想比,女人的头顶上画了个倒“八”字,就像两个小辫子。我一看觉得这小辫子倒是和今天高小雨的发型挺像的,今天碰见高小雨的时候她就扎了两条这样的小辫子。

想到这我正觉得好笑,笑着笑着忽然就笑不出来了。这简笔画上画的内容不就是我今天取完快递遇到的事情吗?简笔画上那个骑自行车的火柴人就是我,取完快递回来,然后碰见了高小雨,然后就把她送回到了村东头卖豆腐高老义家。

难道给我寄匿名快递的人早就预料到我会遇见高小雨?然后把她送回家?然后用简笔画画出来告诉我?只是画这么无聊的事完全没有什么意思啊,我继续往下看。

第二副简笔画,是一个头上没有辫子用圆圈画成头的火柴人吊在一根绳子上,舌头还夸张的画的吐出来很长,大火柴人旁边还有一个小火柴人,躺在一个正方形上。我猜测这幅画的意思是说有个男人在屋子里吊死了,有个小孩还在床上睡觉。

“我被吊死了?”我眉头皱了一下,感觉那个大火柴人不像是我,因为大火柴人嘴巴四周点了很多小点,应该是象征着胡子,应该是个中年人,我是没有胡子的。

简笔画最空白的地方还用红笔歪歪扭扭的写了一行字:“保护好高家最后的血脉。”

简笔的后面,画着各种狰狞恐怖的人物和某种动物,我看着看着就睡着了,因为这简笔画画的实在太简单了,而简笔画上画有某些怪物我见都没见过。看起来真他妈太浪费脑细胞了。这是我回到家第一次睡那么早,在狗叫声中迷迷糊糊睡着了。

“出事了出事了!”

第二天天一亮,就被同村的孬蛋给晃醒了。孬蛋比我大一岁,但是小时候一直听我的,跟我后面管我叫哥,是我从小玩到大的玩伴。孬蛋这外号还是我给他起的,他本名叫张亮,那是因为小时候他和我们玩游戏老是耍赖,孬蛋孬蛋就叫起来了。自从我回到村子里以后,他经常来我家找我来玩。但是那么早来找我还是第一回。

我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看了看表才六点半,六点半在冬天,天才蒙蒙亮,我说:“你小子不知道哥的作息时间吗,没什么事让我再睡半个小时再说。”接着我用被子蒙住头想接着睡。

“我的哥,你可别睡了。出事了,咱们村死人了。”孬蛋语无伦次的摇醒我,

我一听到死人了,吓了一跳,一下子坐了起来:“谁死了?”

“村东头卖豆腐的高老义!”孬蛋喘着粗气说。

“村东头卖豆腐的高老义?”我听了孬蛋的话吃了一惊,心想:怎么高小雨刚一回来她老爹就死了。难道这事情和昨天高小雨回来认亲有关?

“走,咱们去看看。”我匆匆套上衣服,拉着一脸懵逼的孬蛋就去了村东头。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