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书房 > 小说库 > > 鬼妻难缠

上架时间:2018-06-15

鬼妻难缠 已完结

鬼妻难缠

来源:今日传闻 作者:邱岑 分类:悬疑灵异

露营遭遇鬼剃头,绝色美女非要与我结为夫妻,是桃花好运?还是厉鬼索魂?判官笔执掌生死,修罗刀斩鬼驱邪,三道四术五家,从此踏上阴阳之路。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你们可能不相信,打我记事起,一直到我七周岁的时候,我只见过我爷爷一个人。

  我们住在一个深山的茅草屋中,他从来没有带我外出过。

  在记忆中,每天晚上睡觉前,爷爷都会给我喝一碗药汤,别人喝的中药汤子,都苦的难以下咽,我喝的则又腥又臭。

  为此每天我都会跟爷爷吵架,你没喝过那药汤,你是不知道它有多难喝,可每一次,都是他怒着打我一顿而结束,并且吓唬我说,我不喝下去,三天后就会暴毙身亡!

  为了不挨打,我只能顺从的喝下药汤。

  爷爷很古怪,每逢月圆之夜,他喂我喝下药汤以后,都会丢下我一个人,拿着铁铲独自外出,并且嘱咐我老老实实在屋子里待着,绝不准外出,还把窗子遮的严严实实,不让月光照到我身上。

  小孩子比较淘气,而且我从小就一个人玩,也不知道害怕,七周岁生日前的一个月圆夜,在爷爷喂我喝下药汤外出以后,我悄悄的跟踪他跑出了茅草屋。

  我看到他背着铁铲走到山后面那片不长草木的荒石岗上。

  那时候我不懂事,不明白荒山上那一个个低矮的土堆,和土堆边上立着的石碑是什么东西。

  我看到爷爷迎着月色,用铁铲挖开那土堆,打开里面的木箱子,我当时不懂那叫棺材!

  他打开棺材的一刹那,腥臭的味道扑面而来。

  我顿时就明白,这是我喝的药汤的味道!

  我亲眼看着爷爷用铁铲,狠狠的把棺材里腐烂未尽的尸体上的烂肉铲下来,装到随身携带的口袋中。

  装了好些尸体上的烂肉以后,他四下看看,小心翼翼的盖上棺材盖子把土堆从新平整好,然后提着袋子急匆匆的往回赶。

  我怕他发现我,赶紧跑回家装作睡着的样子。

  幸好,爷爷回来后没发现我的异样,谨慎的把口袋里装的烂肉,放到了一个坛子里。

  我偷偷睁开眼睛,看他找出一个小纸包,往坛子里倒了一些药面面,然后便盖上了坛子盖。

  我以为他没发现我跟踪他的事情,但是第二天一早,他还是把我打了一顿,一边打一边哭,我问他为什么打我他也不说。

  几天后,我生日那天,家里突然来了一群人,那是我第一次见到除了爷爷以外的人。

  我记得那天,爷爷哭着把我交给他们,他对带我走的人说了一句话,“已经前功尽弃了,以后我只希望你们能好好的照顾他,让他平平安安的活着!”

  十多年过去了,我并不明白爷爷当初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而我也过上了常人的生活!

  虽然我的学业生涯里,再没出现过什么古怪的事情,可小时的经历,让我特别反感陵园、墓地一类的地方。

  甚至凡是看到一个低矮的土堆,我都会一阵反胃,那腥臭的药汤味道,永远的印在了我的脑子里!记得中学时候,学校组织了一场祭拜烈士陵园的活动,我当着同学老师的面,呕吐不止,被全校通报批评,说我亵渎烈士,没有思想觉悟!

  到了大学,我加入了学生会,社团活动多了起来,朋友也多起来,那不堪回首的记忆也就渐渐的淡忘了。

  可学生会组织我们社团成员去郊区一座有名的旅游景点宿营,又勾起了我幼时那恐怖的记忆。

  这旅游点叫北苍山,山水如画,而且是历史圣地,有好几场古代战役都发生在这里。

  别人成双成对,玩的不亦乐乎,一向离群索居的我顺着山路往上走,没几步就碰到一个立着墓碑的土堆,才知道这里是周边农户们最喜欢的坟场,不要钱是一,风水好是二。

  同行的一个朋友,嘴皮子贱的狠,一边走一边吓唬人的说:“我跟你们说,我姑父就是山下村子的农民,他跟我说,这山下村中有个老头,到了夜里,就来这山里寻摸,专挑那种刚死没多久的女人坟墓,撬开棺材,玷污墓里的尸体!”

  社团团长沈浪打趣的说:“呵,好这口的不会就是你姑父本人吧!”

  “沈哥,我说的是真事,没吓唬你们,”那同伴,反而正色起来:“那事闹开以后,镇里派出所十多个民警抓那老头都抓不住!那老头还吹嘘他练的是红尘术,采阴补阳能活到九十九!”

  “得了吧你,真有这事,谁还敢来这旅游,到处是被人撬开盖子的棺材,恶心不恶心!”沈浪白眼瞪他,打断他信誓旦旦的话语。

  听他们的对话,让一旁的我很是不舒服,早知道我就不跟他们来凑热闹了。

  要不是沈浪非说要给我介绍个女朋友,我是不愿和他们来这种地方宿营的。

  没走上几十米远,路边又有一个土堆。

  我无意瞥见,土堆边上一个老头站在那,抚摸着墓碑上的照片。

  照片上是一个年轻的女子!

  见我们路过,老头突然转过头来,用那充满褶皱的脸,怪笑着看我。

  想起过往的经历和刚刚同伴的那番话,我当即就受不了,疯狂呕吐起来。

  同伴们见我突发异样,都来搀扶我,有关系好的就提议,干脆返回学校算了。

  沈浪却执意说大家好不容易有时间来一趟,回去太可惜,说过了这段路就没有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了。

  为了不扫大家的兴,我只好强忍着身体的不适,不去想那些恶心的画面。

  走过这片荒山,到里面的林区,果然山清水秀,不时虫鸟相鸣,渐渐的我身体也好受了些。

  沈浪带领大家伙选个平坦的地点,搭好帐篷,铺好毯子,拿出我们随身携带的,食物,酒水什么的。

  人家成双成对的,吃喝玩乐,不亦乐乎,而胃里依然咕噜咕噜的我,却怎么也融不进他们当中去。

  脑子一直回荡着老头那个诡异的笑容。

  沈浪给我介绍的那个女孩,见我呆呆木木,身体还有恙,不搭理我,和其他人打的火热。

  大家玩的很嗨,天色渐渐黑下去以后,成双成对的都回帐篷里消遣去了。

  只剩下我一个人坐在毯子边上,看着黑漆漆的四周,不时还有一阵凉风吹过。

  一抹孤独感涌上心头,又喝下一口酒后,起身也准备回帐篷睡下。

  酒水喝的太多,肚子胀胀的,就去我们宿营地西南边的一棵老树边上方便一下。

  解开腰带,正吹着口哨,潇洒的放着水。

  放着放着,突然听到身后好似有细碎的脚步声,惊的我猛然一回头。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