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书房 > 小说库 > > 血色迷钟

上架时间:2018-12-18

血色迷钟 连载中

血色迷钟

来源:今日传闻 作者:研东 分类:悬疑灵异

男主和他的伙伴在一次盗墓中挖出一件先秦时期的古老编钟,从而引发种种死亡事件和迷团……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叫福金,出生在晋陕交界的翠屏小镇,翠屏镇南北长,东西宽,人口约有2万人,不大可也不小。整个镇子毗邻黄河,几千年来黄河在这里不断的冲刷,所以我们这里又叫黄河拐子。

相传,这里有好多的沉船,也不知是哪朝哪代留下来的财富,也许是改朝换代之时人们为了远离战乱来不及逃跑而留下来的吧!千百年来,王朝更迭频繁,那些王侯将相们早已经化作了历史尘埃,话说秦始皇嬴政,两千多年前在此建国,一扫六舍,统一天下。然而,他的死到今天仍然是一个未解之迷,他的坟墓,他的殉葬品。他埋在哪里?有多少宝贝?老黄河拐子的老百姓祖祖辈辈口口相传,只知道就在这八百里秦川下埋藏着。历朝历代至今,这里的人们除了种地外,寻宝,也就成了我们为要的生活来源之一,有人甚至以此为业,得到一件宝物,几乎就可以让全家衣食无忧了。你想想两千多年前的宝贝啊!人心不足蛇吞象,谁人又能不动心?哪个能经得起诱惑呢?俗话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人为了钱财不则手段,又有多少人因此而丧命,此例古今中外不胜枚举,这里的老百姓也不是对人,哪怕付出生命代价,又何尝不值呢?

据说秦始皇嬴政死在了东巡的路上,他为了寻求长生不老药不惜令五百童男五百童女东渡倭国,这才有了日本。当然,这是后话,不是我们所探讨的,嬴政最后无果而终。他虽贵为帝王,却也是肉体凡胎,终究是个凡人,抵不过生老病死的自然规律。我们就从他的身后之事开始说起吧!嬴政驾崩后,他生前所期盼的万世之基业如同昙花一现,很快就被农民起义淹没在历史洪流之中。上世纪七十年代,我们这里的农民因为打井而意外发现了秦始皇陵兵马俑,国家因此而大规模发掘,这就是世界几大奇迹之一。可见嬴政生前就为自己的身后之事而耗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为自己打造了一个空前绝后的皇陵,这也为后世留下了丰厚的历史文化遗产。

然而,世代居住在黄河拐子的老百姓对这些可是没有一丝一毫的兴趣,他们最关心的莫过老黄河拐子的河床下究竟埋有多少宝藏?藏在哪里?什么样的宝贝?价值多少?这才是他们最关心的。当然,我也是从小就生活在这里的人,换句话讲,我也是个俗人,对埋藏在地下的财富有着非常浓厚的兴趣。

小时候,听家人说因祖上在清朝开国时在关中一带缴灭李自成有功,先祖便被顺治爷封为将军,编入汉军八旗,因本姓为傅,顺治爷改傅为满洲姓氏富察,世代居住于此,成为关中地区少有的满洲贵族,清亡后,革命党大势追杀满人,迫于生计,又改回了本姓,为了彻底断了曾是“显赫皇族”这一身份,太爷爷忍痛将“傅”字改为非常吉利的“福”姓。家族本兴旺,但到了父辈那里,由于八十年代的计划生育政策,只留下了我这么一根独苗。也正因为如此,我没有按照族谱上钦定的方法按字辈取名,父亲为我取单名一个“金”字,再加我的姓氏,其含义自然也就不言而喻了吧!

从我出生到现在,我的成长与生活自然也成为家族中的头等大事,也是时运不济吧,出生的时候正好碰上“十年浩劫”,我的教育问题,成了族里的头等大事,七十年代末,高考刚一恢复,我就立刻成为镇上第一个报名学习的人。“十年浩动以后”,镇上识文断字的人已不多见,我的毕业,自然使我在翠屏镇成了一个有头有脸的人物,哪家有什么红白喜事,书写礼账。或者某某挖出个什么文物之类的,找人“鉴定”,我也是唯一的人选。

我从小胆子就大,每次遇到办丧事的,别人家的孩子唯恐躲闪不及而粘染上邪气,不用父母管教,也不去席面上吃饭,那是因为他们都不敢。我就与众不同了,这大概也是我没有多少朋友的原因之一吧!记得有一次,邻居家的老人去世,所有的乡亲们都在忙里忙外,我还是在父母的眼皮子底下“脱逃”,跑去邻家,趁人不备,揭下老人“蒙脸布”细细端详之时,却遭来正在此处帮忙的爷爷的一顿拳脚,提着耳朵就把我揪到家中,交给父母严加看管。为这,邻家好久也不和我家说话,后经父母调停,这才不了了之。也打那时候起,父母就知道我胆子大。镇上再有丧事,就把我锁在家中,不让出门。可越是这样,我就越是要想办法逃脱。有时,甚至代替父母去人家家奔丧,原因很简单,就是想看看看人死之后究竟是个什么样子?我的心里也一直有个问号,为了早日解开这个迷,一个月黑风高之夜,我悄悄地溜出家门,带着手电,借着月色,我来到位于镇子西南方的乱葬岗,一个人坐在一个坟头,品死者的供品;拿死者的骨灰盒;看死者的遗像,并将它丢在风中。四周黑漆漆的一片,我壮着胆子走遍了每一个坟头。第二日,便传出“死者遇鬼”的惊天大消息,虽然我父母也怀疑是我干的,但他们也只是怀疑而已,天长日久,此事也就无人再提了。

上天总是把机会留给有准备的人,我们这里世世代代就以打捞老黄河拐子下沉船里的宝贝为生,这一次,一开始,我们也没把它当作什么大新闻来看,当时我估计,这无非也就是哪个大户人家的把自己的什么物件没有带走而已,没有那么太放在心上,直到他们看到了那个所谓大户人家剩下的陪葬品:一个先秦时期的老物件——壹个古老而笨重的老编钟。

几个蠢贼兴奋不已,全然没有顾及到周围的变化,于是,便全力将它捞了出来。准备借机销赃。这几个“蠢贼”的头目,也就是本县赫赫有名的盗墓贼——陈山娃。这个老木钟,就暂时安放在了陈山娃的老宅院,手下的人以为这次捞到了一个大买卖,哪知?更大的危险已经向他们逼近。当夜,陈山娃一伙暴毙,死因不明。因他们一伙儿偷盗别人家东西太多了,有迷信的乡亲说,这是那些鬼魂来向他们索命了。换句话说,就是报应到了。

毕竟是人命大于天,公安及政府部门很快就介入调查,法医也只是查明他们像是被一种尚不知名的有害气体所毒死,具体原因尚在调查之中。不久以后会给死者家属一个明确的调查结果。死者全部七窍流血,死状惨极。待家属认尸签字之后,尸体全部被送进了县殡仪馆冷藏室,等待调查结果出来之后,火化处理。由于警方怀疑案件与编钟有关,但所有接触到这件木钟的警员和百姓全都不明原因死亡,所以,警方也不敢轻举妄动,只能将编钟留在原地,无人敢看守,暂且不提。

编钟的神秘立刻引起整个翠屏镇老百姓浓厚的兴趣,也包括我和我的好友嬴风,他早已摩拳擦掌,为了一探究竟,我们展开“调查”,决定先从老木钟的样子和它出水的地点入手。当然木钟的诅咒也早已在十里八乡传将开来……。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