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书房 > 小说库 > > 独家蜜宠:钟少,太给力

上架时间:2018-12-24

独家蜜宠:钟少,太给力 已完结

独家蜜宠:钟少,太给力

来源:今日传闻 作者:句芒 分类:都市言情

被心爱的初恋男友背叛后,她本想跳楼自杀,却阴差阳错地招惹了一个冷血狂肆的男人,从此两人纠缠不清。“女人,让我钟子墨来宠你!”她身子为之一震,狐疑地看着他。“怎么宠?”他邪魅一笑,把她禁锢在怀里。“当然是男上女下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微凉的夜晚,夏城最豪华奢侈的埃菲尔酒店,灯火辉煌,中心喷泉喷洒而出的水花在灯光照耀下闪闪发光。身份尊贵的客人络绎不绝,帅气的服务生穿梭于各楼走廊里。

然而……在这埃菲尔酒店里的白忧夏,此时正茫然地在三楼的走廊转圈。

“哎,是哪一间呢?”她懊恼地咬着下唇。

本来白忧夏向公司请假了一个月,今天她应该在老家陪母亲去医院复查身体。不过白月如从小就不待见她,看见她就心烦,早早地就把白忧夏赶回去夏城。

白忧夏对白月如的行为感到有些委屈:母亲这么不喜欢我,果然我还是做得不够好么?不能得到母爱的关怀,真是人生中的大憾。刚下飞机的她仍是心情低落,索性慢悠悠地在繁华的街道上散心。

当白忧夏百无聊赖地漫步,路过埃菲尔酒店时,远远地便看到她朝思暮想的身影:一件蓝白条纹衬衫,系着一条深蓝色的领带,做工考究的西装外套,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浑身上下透出一股文弱气息,斯斯文文,人如其名——是钟子琦啊,白忧夏爱了四年的男友。

看到自己的男友,白忧夏委屈的心情一扫而光,开心地朝远处的人喊道:“子琦!”

钟子琦似乎没有听到她的呼喊,转身匆匆忙忙走进了埃菲尔酒店。

“这家伙居然没听到我叫他!”白忧夏暗暗地笑了,“正好来给他一个惊喜!”

尾随钟子琦进去酒店,白忧夏跟着来到了三楼:天花板上是巨大的水晶吊盏,明亮的走廊里宽大通明,走几步就有典雅的方形玻璃灯,墙壁上挂着精美的油画,两旁是不知名的高大翠绿盆栽。整条走廊的装饰彰显出它的豪华气派。她不禁咋舌,夏城价格昂贵的埃菲尔酒店,不是一般的奢侈啊!

不过,钟子琦是订的哪间房间里呢?白忧夏仰天苦着一张秀气的小脸,刚刚被金光闪闪的走廊闪瞎了眼,没注意看男票往哪个方向走了……

白忧夏开始自责:一不注意被高贵的装饰气派闪瞎了眼,不过,不是应该懊恼跟丢了钟子琦吗?

“白,白小姐?”一个秀气的男人不确定地上前问道。这个长相清丽的女孩好像是钟副总的女友。

从懊恼中出来的白忧夏愣愣地看着眼前的男人:“子琦的助理?”

“真的是您,白小姐。”肖助理喜滋滋地想,噢,我终于见到传说中钟副总的女友啦!真的是一个看起来温温柔柔的人呢!

“啊,好巧好巧。”白忧夏礼貌地笑笑,一头秀丽的黑发随意披在了双肩,清丽的五官带着温婉气质。她心里默默地想,在这居然碰到子琦的助理。看到对方一副激动地快上天的样子,白忧夏心情更加愉悦,子琦的助理也很欢迎我嘛!

男子激动过后,连忙站直,做出身为一个助理该有的样子,略显疑惑地说:“不过您怎么在这?”

这就尴尬了,白忧夏略窘,有点心虚啊,她巴掌大的小脸微红:“我,我是……”我是跟在你们钟副总身后来的,这种话怎么说得出口!

“哦,我知道了!”肖助理猛然拍手,恍然大悟,难怪钟副总吩咐他预定埃菲尔酒店里最好的房间,还指定要酒店里法国风情的烛光晚餐,原来是白小姐今天要回夏城,准备的特大惊喜吗?

他一副钟副总的心思我都懂的小样,拿出钟子琦房间的备用房卡,兴奋地朝白忧夏挤了挤眼睛:“白小姐,这是钟副总房间的房卡!”

而白忧夏一开始是懵的,没想到子琦的房卡还自动上门了,反应过来后她眼睛亮亮的,温柔地向肖助理微笑:“好的,谢谢你啊!”子琦的助理还挺善解人意嘛!

看着白忧夏远走的背影,肖助理乐不可支,我推波助澜了副总的好事,白小姐肯定被感动得稀里哗啦的,明天钟副总就会给我加薪吧……

白忧夏拿着房卡,兴冲冲地跑到306房间,“滴”房间门打开的清脆一声,她悄悄地关上房门,像只小猫一样,小心翼翼走到里面的主卧:“子——”

待看到主卧里的场景,白忧夏惊恐地捂住了自己的嘴,双目空洞,小脸霎时间变得惨白——

在king size的高档大床上,那个无比亢奋地与一个女人缠绵在一起的男人,就是她心心念念,总是无比温柔地哄着她的男友,钟子琦。

忧夏,我钟子琦喜欢的只有白忧夏。

忧夏,别生气,不要生子琦的气。

忧夏,这是我亲手做的,你是不是更爱我了?

骗人的,都是骗人的!白忧夏咬紧贝齿,晶莹的泪花在眼眶打转,簌簌地滑落下来。

钟子琦,她爱了四年的男人,竟会背叛她!

她睁大眼睛,看向那个低吟的女人,白皙的双臂紧紧抱着钟子琦的背,在他背上抓下了一条一条的指甲痕,一个翻身的动作,终于完全露出了她的脸。

白忧夏只听到耳边“轰”的一声,不可置信地后退了几步,这个,这个女人竟然是,她同母异父的好妹妹——楚菲菲!

她,她竟然跟钟子琦在一起……她不是钟子墨的初恋情人吗?

钟子琦和楚菲菲淋漓尽致的表情无比享受,钟子琦不断地叫着楚菲菲的名字,楚菲菲也热情地回应他,两人激烈地纠缠在一起。

这狼狈为奸的场面,狠狠刺激着白忧夏的眼睛及她的每一根神经,她瘦弱的身体微微发颤,靠着墙壁无力地向下滑,手中紧握的房卡犹如千斤之重,令她抬不起发抖的手。

呵,自己爱了四年的男友却和同母异父的妹妹勾搭上了,而自己还像个跳梁小丑一样,为他掏心掏肺,还告诉母亲和妹妹,自己遇到一个优秀的男人,她有多么幸福。

真是可笑啊,太特么可笑了……

白忧夏的泪水如决堤的河水汹涌。她用力地闭上眼睛,任泪水流淌。

“啪——”白忧夏不小心推倒一边的花瓶,看着这精致不菲的花瓶碎成一堆碎片,她觉得自己真像这个花瓶,她的心,也碎了,连渣都不剩。

床上的两人听到声响后,纷纷下来。钟子琦走向白忧夏的方向,疑惑道:“什么碎了?”白忧夏冷笑回答:“白忧夏的心碎了。”

看到哭成泪人的白忧夏,楚菲菲的眼里闪过一丝得意,她假装花容失色道:“妹妹!你…你怎么在这?”

白忧夏扶着墙壁缓缓起身,冷冽的目光直逼她,声线微颤:“楚菲菲,只许你来这还不许我来么?”

“忧夏,你怎么…怎么提前回来了?”钟子琦看到白忧夏出现在这,手脚慌乱:“忧夏,我……”

白忧夏悲哀地看了他一眼,艰难地起身,转身就想一走了之:多看她爱了四年的钟子琦一眼,心就会多痛一分。

“忧夏!”钟子琦手足无措,急忙一把抓住她纤细的手。

白忧夏红肿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直视他,“钟副总,请你放手!你还想玩什么把戏?玩弄我玩的还不够吗?”

楚菲菲看到钟子琦如此优柔寡断,一直紧抓着白忧夏的手不放,心里一沉,转了转眼珠。

“妹妹!”楚菲菲一副为维护心爱的男人而鼓足勇气的样子,“你怎么能这样说子琦呢?”

“姐姐!”白忧夏扬着下巴对楚菲菲冷笑:“你怎么这么能装呢?”事到如今,她再也不想和这个抢走自己爱了四年的男友,自私自利的姐姐虚与委蛇!

“妹妹,你……”楚菲菲柔弱地躲进钟子琦的怀里,泪眼朦胧望向钟子琦,“阿琦……妹妹她,她怎么可以这样说她的姐姐。”

钟子琦叹了一口气:“忧夏,我以前怎么玩弄你了?我之前对你都是真心的。”

“是吗?”白忧夏对钟子琦讽刺地笑笑,“那还真是钟副总对我这种平民女子的恩惠啊!”

“是,我现在是和楚菲菲一起了。”钟子琦看到白忧夏讽刺的笑容,内心一阵烦躁和头疼:“因为菲菲让我感受到爱情的滋味,而你呢?”

这还是他认识的那个温柔如水的白忧夏么?她还有这么炸毛的一面……

听到这话的白忧夏捏紧自己的拳头,任指甲深深地嵌在手心里,划开几道细细的伤口。和四年的相爱化为乌有相比较,这一丝丝疼痛算得了什么?

曾经,她真心实意把自己的心给了眼前这个无情无义的男人,而他呢,却让自己尝遍欺骗和心痛,让自己遍体鳞伤……

她故作坚强,扬起明媚的笑:“原来钟副总所说的爱情的滋味,就是上~床~啊,那您的爱情可真是,廉,价!”

白忧夏又像煞有介事般,着急地对楚菲菲说:“好姐姐,你可得悠着点,小心被人玩腻了,然后被某人嫌弃没有爱情的滋味而抛弃掉。”

对这对渣男渣女说完这些话,白忧夏犹如战胜的小鸡威风凛凛,扬长而去。

楚菲菲气得咬牙切齿,她把头埋进钟子琦的怀里,哭得梨花带雨:“阿琦,你现在知道,我的好妹妹白忧夏,那个女人的真面目了吧!”

钟子琦只是抱紧了怀中的人,并没有回应楚菲菲。他的眼睛直愣愣地看着白忧夏消失的方向:忧夏,那个一直温婉的女孩,她好像不一样了……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