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书房 > 小说库 > > 越战妖谈

上架时间:2018-04-11

越战妖谈 已完结

越战妖谈

来源:今日传闻 作者:妖逐 分类:都市异能

一段尘封了四十几年的记忆,一封战友独子带来的神秘家书。 我再一次的踏上了几十年前的那片土地。 早已死去的战友,无法遗忘的记忆,故人留下的嘱托,我们一行四人踏上了一条不归路。 遥远的山村是不是真的存在? 灵魂的传说是不是都是谣言? 时隔了四十年后我带着战友的独子再次踏上了我和他父亲走过的那跳路程, 希望再次找到早已经消失在人们记忆里的诡秘山村,找寻当年那天晚上发生的秘密事件。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出生于南方的大山中,七十年代,当时日子很苦,百业待兴,为了让我有个好前途,父母把刚满十八岁的我送到了部队。

  我是幸运的,刚进部队不到一年,因为一次军事演习展现出的出色侦查能力,被破格提了军衔,可我也是不幸运的,刚提军衔不久,国内就遇越南开了战。

  当时开战的地点是,罗家坪大山。

  因为我们军区距离越南比较近,所以我们是第一批赶往战场的,而又因为我出色的侦查能力,我被选进了代号五队的侦查小队。

  我们侦察队一共五人,除了我之外其余都是老兵。

  除去我们外,还有十余队侦察队,我们按照上头的指令进入罗家坪探知地形。

  因为是侦查,我们并未穿着军装,而是换上了便衣。

  只是还未进山,我就遇到了一件让我懊恼不解的怪事。

  此时,距离我们接到任务已经过去了三天,可我们还是在罗家坪大山的山脚下。

  其原因我也想不明白,但队长王洪却坚持不让我们进山,问他原因,他只丢给我一句,听从命令!

  王洪,四十岁上下,寸板头,脸上有一刀长长的刀痕,听说他十岁就当了兵,还曾经杀过倭寇,他脸上的刀疤就是与倭寇肉搏时留下的。

  “王队,这再不进山,恐怕会耽误战机呀。”

  不只是我等的不耐烦,队里负责做记忆和画地形图的张德也是如此。

  王洪正在摆弄着手枪,听到张德的问话,却也没有去看一眼张德,只是冷冷的丢下一句话。

  “让你们等,就老老实实的等!”

  官大一级压死人,这话说的是半点没错,我看得出张德很生气,但却又不敢还口半句。

  我递给张德一支烟,帮他点了上,而后自己也点了一支。

  “德哥,要不今晚,咱进去瞅瞅?”

  这话我是压着低音说的。

  张德正生着气,大口的抽烟,忽然听到我这么去说,一口烟呛在了喉咙里,是连连咳嗽。

  缓过劲儿后,他有些吃惊的看了我一会儿,不过不久,吃惊的眼神就变成了赞许。

  “小崽子,有点骨气,今晚咱就去里头瞅瞅。”

  见他应承,我心头是一阵窃喜。

  照我看来,王洪是兵当久了,有些贪生怕死,是在等其余小队把任务完成。

  入夜,山间寂静,只有虫鸣鸟叫,约莫凌晨两点左右,我从帐篷里摸了出来,直接往林子里去了。

  我和张德约好,在林子里汇合。

  到了约好的地点,我发现张德正趴在一颗较大的树下,探着脑袋,往小溪里瞧。

  这附近的地形我们都是探过,我们扎营的地方是一处林子的空地,在林子的南面有一条小溪,这条小溪是从山里流出来的,可以说只要顺着这条小溪,往山里走,再顺着这条小溪回来,绝对不会迷路的。

  这也是我们约在小溪边上的林子汇合的原因。

  “看啥呢?”

  我走近,拍了拍张德的肩膀。

  哪知,这随意的一拍,吓得张德整个人跳了起来,反手就是给了一拳。

  我的反应也不慢,抬手挡住。

  “德哥,是我!”

  看到是我,张德松了口气,而后露出了一抹意味深长的诡异笑容。

  “小子,你可真会挑时候啊,你有眼福了!”

  我不解,张德则指了指小溪。

  我眯眼看过去,这一看,只觉脑子里砰一下,那叫一个热血沸腾!

  明晃晃的月光之下,有个女人在小溪里洗澡!

  这是我长这么大头一次看到一个女人丝毫不挂的在我的面前,特别还是一个极品的美女,当即就觉得两颊滚烫。

  虽说偷看人家洗澡有违道德伦理,可我毕竟是个不经人事的少年郎,哪里禁得住这种诱惑,瞪着大眼使劲儿的瞧。

  小溪不深,也就膝盖水,此刻女人半蹲在溪水当中,用那纤细的小手从小溪中捧起水往其凹凸有致的身上洒。

  清亮的月光之下,溪水落到她洁白的香肩,一路往下,滑过那昂扬的双峰,又落到水中,荡起阵阵涟漪……咕噜,深深的吞咽口水。

  看着,我甚至有种上前就将之办了的冲动,这一想法一出,连我自己都吓一跳,忙晃了晃脑袋!

  我可是军人!

  告诫着自己,可我却没能让我的目光离开那美妙的身子半寸。

  “真是绝品啊!也不知是哪家的姑娘。”

  张德在一边,也是连连吞口水。

  “咋滴,你还想娶了她?”

  我调侃道。

  “就这身段,就这脸蛋,娶了她,怕是不知多逍遥呢。”

  张德嘿嘿的笑着,摩拳擦掌的。

  “那就上……”

  我话未出口,却生生顿住,因为小溪里的女人,骤然朝我们这边看了过来!

  视线相撞,我吓得忙将身子一侧躲到了树后。

  “德哥,她看过来了!”

  同时,我想要把张德探出的脑袋也拉回来,可张德却一把打掉了我的手。

  而更离奇的是,张德不躲反进,居然就这么夸了出去,走向溪边!

  这货要做什么!

  我心里一惊,但也没有立即跳出去阻止他,而是探出脑袋,看看张德要做什么。

  可我这一探,却发现小溪边的女人不见了!

  只有张德迈着傻愣愣的步伐,往小溪走。

  这会儿功夫,他已经到了溪边。

  我四下观察,小溪距离林子,足有十米的距离,就算女人的速度很快,也会发出基础的脚步声才对,可我从刚才躲开到现在出来,却未曾听到任何的脚步声。

  而按照常理来说,女人在洗澡,看到一个陌生男人从林子里跳出来,第一反应应该是尖叫,而不是逃跑。

  可不等我细想女人是怎么离开的,张德已经到了溪边。

  “德哥!你干嘛呢!”

  见女人不在,我虽然疑惑,但同时也大松了一口气,跳了出来。

  然而张德却没有回应我,张开了双臂,轰然往溪水里,面朝下的倒了下去。

  不深的溪水,被溅起半人多高的水花。

  “德哥,别闹了,我们进山吧,我们只有四个小时,一会儿六点钟,王队就起床了!”

  我点了支烟,冲着水里的张德叫道。

  张德依旧没理我,之后我又叫了两声,结果他还是面朝下的趴在水里!

  不对劲啊!

  我心头一紧。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