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书房 > 小说库 > > 总裁独宠契约妻

上架时间:2018-01-15

总裁独宠契约妻 已完结

总裁独宠契约妻

来源:今日传闻 作者:棉花唐 分类:都市言情

他们是别人眼中的模范夫妻,恩爱入骨,其实只不过是在演戏。沈先生有三不规则。一,不许触碰他。二,不许喊他老公。三,不许上床!那这个婚结个毛用?她不服,每天专心致志撩他,勾他,结果玩大了!沈先生邪魅一笑,“现在想到害怕,晚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暮光酒店,有人悄悄用房卡刷开了总统套房的房门,里头光线有些昏暗,只听见浴室里传来潺潺水流的声音,看来还有时间准备,郁宁稍微的松了一口气,然后缓缓将身上的大衣脱了下去,露出里面有些单薄的蕾丝睡裙。

  郁宁正纠结着要不要将吊带拉下来一边,就突然瞥见了无声站在不远处盯着她的沈泽昊,她吓了一跳,但还是兀自淡定的打招呼,“嗨,泽昊。”

  “没经过允许,谁让你进来的?”

  “我想给你个惊喜。”郁宁站了起来,拨开乌黑的长发,露出里面性感的蕾丝吊带睡裙,“怎么样?我是不是比想象中有料一点?”

  “怎么进来的,就怎么出去,在我没发火之前,劝你识相点。”沈泽昊自顾自的走向一边,开始擦拭湿漉漉的头发,似乎把郁宁当做不存在的人,水珠从发梢滴落,从健硕的胸膛蜿蜒而下,让人想入非非。

  郁宁终究还是个小姑娘,从来没有和男人这么正面接触过,颇有些不好意思的将视线移开了。

  挣扎了片刻之后,郁宁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从后面偷偷的抱住了他,“长夜漫漫,你一个人肯定很无聊,不如让我来陪陪你吧。”

  沈泽昊眉间一蹙,不悦的掰开了郁宁的手,“作为一个女人,你难道连最起码的底线都没有么?”

  “我们都已经订婚了,这样的接触不是很正常么?”郁宁觉得冷,周身微微发抖,但还是不服输的与他对峙,结了婚之后,早晚都要到那一步的,她宁愿是在有所准备的时候,将最宝贵的东西奉献出去。

  “订婚了又怎样?郁宁,你该不会以为这样就能攀上沈家了吧?”沈泽昊讥笑了一声,英俊的脸上浮现出倨傲的神情,“我告诉你,我们之所以能够订婚,不过是要哄哄爷爷高兴罢了,没想到你居然认真了。”

  郁宁从未被这样羞辱,她红了眼,但却不是哭着走开,而是伸出手勾住沈泽昊的脖颈,踮起脚尖吻了上去,她不知技巧,只有唇瓣和唇瓣单纯的碰撞。

  沈泽昊一僵,抬手将她拽了下来,可郁宁仍旧不怕死的凑了上去,“你如果今天晚上敢推开我,我就去和沈爷爷说,让他取消这门婚事!”

  沈老爷子年事已高,近年来被疾病缠身,状态不乐观,但奇怪的是,每每郁宁来了,总是能够被她逗笑,就连病情都好转许多。郁宁之所以能够有恃无恐,就是因为她有这座大靠山,就连沈泽昊都奈何不了她。

  沈泽昊怒气沉沉的瞪着她,仿佛要将郁宁撕咬开来才肯罢休,“我从未见过像你这样厚脸皮的女人。”

  “那你现在见到了。”

  沈泽昊突然不屑的一笑,“肉都已经送上门了,我要是不吃,可就真不是男人了。”

  语气的变化,让郁宁微微一愣,可是还没有等她想明白,她就已经被摁倒了,哗啦一声,她听见布料被撕碎的声音。

  郁宁整个人毫无保留的暴露在他的面前,可沈泽昊的眼神却还是那么的冷若冰霜,打量着她就好像是在打量一件货物。

  甚至连热身都没有,就直接进来了。

  郁宁咬住下唇,忍住快要溢出喉咙的叫声,之前听别人说起来,都是在描述这档子事儿多么多么的美好,为什么她就不觉得呢……

  在来之前,郁宁甚至还去翻找了一些资料学习,但事到临头还是慌不择路,她浑身紧绷。

  痛,实在太痛了……她紧闭着眼睛,只希望能够早点结束。

  “你竟然……”沈泽昊微微诧异,“是第一次?”

  “不然你以为呢……”郁宁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她看上去就像是那么随便的人嘛?“那个,泽昊……你能不能快一点结束?”

  “抱歉。”沈泽昊微微蹙眉,之后便抽身起来了。

  郁宁等了半天都没有别的动作,当她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沈泽昊已经在穿衣服了,她目瞪口呆,“我去,刚才那样就已经结束了?这应该不科学吧?沈泽昊,我觉得,我觉得你可能得去医院瞧一瞧……不过你放心好了,虽然被我知道了,但我是不会乱说出去,也不会嫌弃你的……”

  话音刚落,沈泽昊便已经撕下一张支票丢了过来。

  上面的0太多,郁宁没数明白,她有些疑惑的抬头看着他,“你这样是什么意思?干嘛突然给我钱?”

  “你费尽心思,想要的不就是钱么?”沈泽昊讥讽的开口。

  郁宁瞠目结舌,所以睡完就给钱,他是把她给当成女支了么?

  “爷爷已经时日无多,只要你能让他开心几天,钱的事情,你不用担心。”沈泽昊薄唇轻启,“但是我希望你能明白,我们之间只是单纯的金钱交易,你不要妄想从我的身上得到其他的东西。”

  那笔钱,郁宁打几辈子的工都赚不到。

  就算是已经订婚了,郁宁还是能够感觉到两个人之间鸿沟般的差别,那天晚上,沈泽昊给予她一个冷漠的背影,而郁宁拿着那张支票翻看了许久。

  迷迷糊糊的,就这样在沈泽昊的房间里睡到了第二天早晨,她起床时才发现那条吊带睡裙已经在沈泽昊的手下变成了碎布条,现在她没有衣服可以穿出去见人了!

  这个家伙肯定是故意的!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