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书房 > 小说库 > > 剑心武神

上架时间:2018-09-26

剑心武神 已完结

剑心武神

来源:今日传闻 作者:雨舞沙龙 分类:玄幻仙侠

轻罗离愁犹余殇,杯酒难释敬行郎;凡春似锦遥无路,独有荆棘守寒广。  飘摇垂月映如靥,蜉蝣且来斗思量;海萍微浮波轻起,西风卷帘升惆怅。  人生难允柴米断,只身流落到平康;雅阁挂帘十二载,故城遥盼归行郎。  魍魉鬼魅不识苦,马革断魂在疆场;愁声泣天得何用,九霄无神化凄凉!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天地初开,万物混沌,世间只有清风、碧水、落阳、残月时,好不孤寂。

时过九万八千年,碧水上潮、清风下坠、落阳悬空、残月画圆,异象丛生,碰撞出两道巨大气息,一道曰幻气,一道曰毁气,两道气息分立南北极尽。

两道气息存于世间又九万八千年,幻气与毁气缓缓移动,最终碰撞在一起,气息动荡,幻气一分为七,为喜、怒、哀、惧、爱、恨、怜,是为七情;毁气则一分为六,为生、知、表、现、适、情,是为六欲。

七情六欲又化作无数,散落在世间各地,交汇孕育,而出生灵。生灵天生便有七情六欲,而将七情六欲发挥得淋漓尽致的唯有一种,那便是人类。

据七情六欲所占比重,或善或恶,或奸或厚,故而人类又被划分为数之不清的人种,也是世间最为复杂的生灵。

世间自有人类后,又过百余年,连续有三日,日不出,月不眠,此等异象之下,阴盛而阳衰,又孕育出生在月周围的一类生灵,名曰“月骁族”。

这类生灵出现后,异象环生,月光与清风相逢,又撞出两座灵山,一座名曰“锁情”,一座名曰“镇欲”,将这类生灵的七情六欲分别收取,镇压在山中。

月骁族虽没有七情六欲,但却有通天彻地之能,不食人间烟火,朝露为浆,尘埃为食,上能飞脱九霄,下能入土遁形,不老不死,乃是天生异种。

由于生在月中,长在月空,故而人类千百年来难得见一次月骁族,偶尔见之,月骁族巧作神通,令见到之人巧而获利,故而月骁族存在一事被人类所知晓。月骁族又神出鬼没,久而久之,月骁族便被人们尊为“神”,并给样貌穿着不一的月骁族人封了各种尊号,诸如玉皇大帝、太上老君、太白金星等等,并且修建庙宇供奉。殊不知,人类所供奉的“神”只不过与他们一样,是存在于这个世间的生灵而已。

千年之后,人类世界已十分昌盛,正值中秋佳节,明月高悬,街市之中,热闹非凡。

明月之上,月寒野,宽阔得一望无际的平原,几株银色菌状植物缓缓扭动着身躯,极为妩媚。忽的一阵狂风掠过,将这几株植物连根拔起。植物颓倒在地。一只脚踏过植物,顷刻便到了五丈之外。

奔跑着的月骁族男人浑身肌肤雪白,右手拖着的齿形剑刃在地面蹭出闪闪火光,左手环抱一个婴孩,婴孩双眼睁得老大,却没有哭泣,也没有笑容,更没有一丝表情。反观这个月骁族男人,这个原本没有七情六欲的人脸上却蕴含惊恐、慌张、以及期待。

男人低头看着怀中婴儿,立刻露出了微笑:“就要到锁情镇欲了,我沈明辉一定会让你变成一个正常的生灵。”

婴孩依然没有任何的表情,那感觉,若说是不懂得表达,不若说是根本不会表达。

沈明辉之后,又有一月骁族男人手持环形围身刃追了过来,在这个男人之后,又有十数个月骁族人手持利刃跟随。这群月骁族人没有表情,没有杀气,虽然手持利刃,但却仅仅是凭着本能,在追赶着沈明辉,因为本能告诉他们,沈明辉要去的地方是不能去的。

沈明辉速度极快,奔跑了一阵,已能看到锁情镇欲两座灵山,沈明辉面露喜色,脚下一点,只一瞬,便到了灵山脚下。

“终于到了!”沈明辉难按喜色,雀跃于脸上。

沈明辉右手高举,齿形剑刃上泛起淡淡银光,更显剑刃之锋利。沈明辉大喝一声,一剑便向着锁情灵山斩去,“当”的一声,剑刃被弹回,山壁上也多了一道口子,从口子中冒出一缕轻烟。

沈明辉大喜,一手贪婪的抓住了轻烟,便将其导入了婴孩体内,沈明辉又要去抓从缝隙中溜出来的轻烟,却发现山壁已自动合上。沈明辉一愣,又要再山壁上划上一刀,却听身后脚步声渐近。

沈明辉一惊,回身抽剑,剑刃却不慎在镇欲灵山上割了一道,六欲轻烟从裂缝中缓缓飘出,沈明辉面露喜色,急握住轻烟,强塞进婴孩的身体里。

只得这一个动作,追兵已至,一个个月骁族人面无表情,手持利刃,将沈明辉团团围住。

沈明辉在众人身上扫了一眼,漠然冷笑:“哼,无情无欲之辈,与禽兽何异?我耻于曾与你们为伍!”

沈明辉厉声叫骂,月骁族人依然毫无表情,一个月骁族人高举环刀,向沈明辉攻了过来。沈明辉齿刃一挥,将环刀架开。这月骁族人顿时空门大露,沈明辉本可一掌让这月骁族人立时毙命,怎奈怀抱婴孩,只一脚侧踢,将这月骁族人踢得飞了出去。

月骁族人见同伴受创,竟也没有丝毫表现,冷若冰霜,甚于冰霜。

沈明辉瞥了一眼身后灵山,又蔑了一遍月轮众人,最终目光落在怀中婴孩身上,凄迷怆然,沈明辉道:“孩子,你要记住,你不是无情无欲的禽兽,而是一个真正存在于世间的生灵!”

说罢,沈明辉手一挥,将婴孩远远抛了出去,一个月骁族人抢上,欲夺婴孩,沈明辉飞身跃起,后发先至,一剑挥下,在月骁族人背上斩了一剑,身向前移,复一脚正中这月骁族人下颚,月骁族人仰面翻到而退。沈明辉又一转身,旋转落回原地,目光看向婴孩,只见婴孩从灵山外数丈处的悬崖落了下去,沈明辉露出了笑容。

沈明辉高举齿剑,指向月轮众人,大喝道:“来吧!通天彻地的天神们!让我这个叫做沈明辉的月轮人,领教领教你们禽兽般的本领!”

中秋虽是佳节,夜深人亦散去,只剩几个醉汉痴痴颠颠的提着酒壶,左摇右摆的走过小河石桥。见桥正中立着一独臂长衫的青年,仅剩的一只右臂环抱婴孩,抬头望着圆月,怔怔出神。

一醉汉笑道:“废人也学人赏月?哈哈!”另一醉汉接口道:“你这模样没有老婆吧?我可要回去抱老婆喽。”几个醉汉一边嬉笑嘲讽,一边走过石桥。

青年不理睬醉汉们的痴言疯语,只顾望着圆月。忽见月边闪烁一道银光,银光在空中拉得好长,遥遥看去,便如一条银龙自月中飞出一般,蔚为奇观。

青年见了那光芒,眉头一紧,身子不由自主的颤了一下。少时,又一点银光忽明忽暗,从高空飞速坠下,只见青年身侧猛然掠过一道银光,发出“噌”的一声脆响,青年转头看去,却是一柄齿形剑刃插在了石桥之上。

青年嘴唇微动,似在细雨,却不闻其声,凉风忽起,吹起青年衣衫。青年缓步走到齿形剑前,脚一踏,“噌!”齿形剑便竖直飞向天空,青年左袖一揽,那长袖便如一只手臂一般,将齿形剑揽住。

青年凝视了齿形剑一阵,闭目长叹:“唉……”青年又望向明月。

“你失败了么?”留下这句话,青年的人已缓缓离去,右臂环抱婴孩,空袖拖着齿形剑,剑刃在地面划出点点火花,并留下了一条清晰的剑痕。

凉风萧萧,秋月无边,年复一年,人类依然过着每一年的中秋佳节。

街市上,比之那个独臂青年出现的中秋佳节更为喧嚣。

“来来来!刚做好的月饼喽!不好吃不要钱!”

叫卖月饼的小贩声大,一声吆喝冲破好些吵闹的声音,倒是引来了不少人,虽然凑热闹的居多,但真买的亦不在少数。

小贩正忙碌着,忽感自己的背脊被戳了几下,小贩急回头来看,只见一个肌肤如雪的少女正看着自己。

小贩正忙得不亦乐乎,却突然被人打断,本欲发怒,一见少女,却不禁愣住了:少女一笑,便是牡丹亦褪色,纤身一动,柔如杨柳也折腰;那绝倒众生之容貌,世上唯见画中有,画中绝色见亦愁。

少女纯然笑道:“哥哥,你的钱袋被那个人偷了。”

小贩一听,神魂即刻从九霄落到了云内,毛骨悚然,又从云内坠回了身体,汗流浃背,急忙向自己手中一看,塞了一半铜钱的钱袋仍在手中,小贩顿时呼了口气,擦了把汗:“吓死我了,小妹妹,没事别……咦?”

小贩只一转头,便不见了少女,小贩心感可惜,左右寻去,却见少女手中已多了一个最大的月饼,正站在远处石桥墩上朝着自己挥手大叫:“哥哥,谢谢你的月饼啦!”

少女远远见小贩又是一愣,随即跺脚咧齿起来,少女咯咯笑出声来,张嘴便要吃月饼。一阵凉风忽然吹过,少女两排玉牙撞在了一起,少女吃痛,“啊哟”一声叫了出来。

“臭丫头!居然敢迷惑你老子!老子一个月饼就当赏给有娘生没爹教的破叫花!”

小贩正在怒骂,却不知什么时候身前多了一人,半晌才惊觉过来,连退了两步,急问:“你……你是谁?”其余人见此人竟是一个独臂的中年男人,更感惊讶。

独臂中年淡淡笑道:“小哥,月饼还给你。”

小贩一看右手,月饼竟回来了,而自己更不知道手里什么时候多了一个月饼,众人见状,更感差异,纷纷议论了起来。

小贩将月饼放回笼,细言:“这还差不多。”

独臂中年伸手在小贩的肩上拍了拍,小道:“年轻人,说话要留点口德,你也是有父母的人,而且她也只是个小孩子,何必计较?”

独臂中年轻描淡写的拍了两下,小贩便已感觉手臂不听使唤了,不禁大吃一惊,这才知道遇见了高人,急忙支支吾吾的道:“我知道了!我知道了!”

独臂中年呵呵笑了笑,转身拨开人群而去。独臂中年刚走出人群,小贩的手臂也正好恢复了过来,心下颤颤,不过很快就收拾好了心情,继续贩卖月饼。可开笼一看,本来满满一笼的月饼竟然全部变成了铁块!小贩惶恐不已,到处翻看,可人群已散。

独臂中年走到了少女面前,淡淡的说了句:“沈菁,回去。”

少女低头轻轻应了一声:“哦。”又转头朝着小贩做了鬼脸,跟在独臂中年的后面离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