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书房 > 小说库 > > 医妃难求,王爷请守好

上架时间:2018-02-11

医妃难求,王爷请守好 已完结

医妃难求,王爷请守好

来源:今日传闻 作者:温馨 分类:穿越架空

她是太尉府里忍气吞声的无名庶女,嫡姐欺压,生父不喜,继母别有用心,在府中朝不保夕举步维艰。   他是诡谲朝堂形同虚设的傀儡太子,前有众兄弟虎视眈眈,中有继后处心积虑,后有父皇疑心防范,在朝中如履深渊步步惊心。   她一朝代嫁,成为他的太子妃,借势而起,医冠天下,计谋无双。她要送他一座锦绣江山!   他一纸立约,允一人常伴身侧,信之爱之,风雨与共,同谋大业。他要这世间再无欺她之人!   揭开盖头的刹那,他俯身耳语,“孤的太子妃,得汝同眠,孤之大幸,愿你我……” 她摇头,抚着他的唇道:“这话,我想留到将死之时再听。”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京都繁华的街头,一个衣衫褴褛的女子正拖着马车往前走。

忽的,长鞭破空挥下!

“慢的跟王八一样,什么时候才能送到府上!快点!”马车上的女人戴着斗笠,旁人看不出她的模样。

但却能认出那个拉马车的,发髻松散,侧脸上有一道深可见骨的伤疤——太尉府的庶女陶清梦!

她目光呆滞,背上绑着拉马车的麻绳,磨破了双肩。刚刚那一鞭更是让她的背部皮开肉绽,但她却像是已经感觉不到痛似的,一双暗淡无光的眸子里缓缓落下泪,却木然没有任何表情。

一路上,陶清梦像畜生一样拉着马车上的东西和车上的女人,用了半个时辰才到。陶清梦停下来,疲惫的抬眼看着那块金光闪闪的牌匾——太尉府。

“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给我滚回去!”女人声色俱厉,一鞭又一鞭的打在陶清梦身上。道道伤痕渗出血来,陶清梦张了张嘴,还没说出什么,就轰然倒地!

马车上的女人跳下来,一脚踢在陶清梦身上:“装死?!”她看陶清梦毫无反应,又加重了力度,狠狠一脚踩在陶清梦脸上。

半晌,原本倒在地上的陶清梦,双眸忽的睁开!

她的眼神仿佛利刃!

踩着陶清梦的女人被吓得倒退几步,破口大骂:“还不赶紧给我起来!”说着,女人挥起鞭子。

陶清梦缓缓起身,微微蹙眉,大约怔了半刻钟,脑子里纷乱的记忆交织,让她一时之间做不出反应来。

她穿越了?

穿到一个同样名为陶清梦的人身上?

接收那些记忆的时候,陶清梦再次蹙眉,虽是同名,但原主的性格也太懦弱了吧!

原主是太尉府上庶出的二小姐,生母早逝,留她一个人在偌大的太尉府里,住猪棚,吃狗食,隔三差五被打被骂。可离开太尉府她又无处可去,所以忍受了这一切。

却没想到终有一天,她被当成畜生一样拉马车,之后因身体虚弱再加旧伤感染而死去。

“盯着我看什么!”鞭子呼啸着抽过来。

陶清梦猛地回过神来,侧了侧身,虽然反应灵敏,但身子却因受伤而慢了半拍,被鞭子擦伤了手臂。陶清梦看着这具身体上的伤,和猩红的血,嘴角挽起了一个嗜血的笑。

“想看看从哪儿开始,把你的皮一层一层剥下来,看看这层皮下,到底藏了一颗多么恶毒的心!”陶清梦说话间,已经来到女人跟前,猛地掀起她的斗笠,从记忆中搜寻这个女人的面容,而后冷笑道:“原来是好姐姐。”

这女人是太尉府上嫡出的大小姐,陶秋珊。

“谁给你的胆子!”陶秋珊恨恨地瞪着陶清梦,抬手又要用鞭子抽,但却被陶清梦死死攥住了她的手腕。

陶清梦轻咳一声,却竭力掩饰。

这具身子,实在是太虚弱了。

陶清梦不用号脉,都能感觉到原主营养不良,有严重的胃病,以及气血不足,还有那些伤口……她咬牙,用尽身上所有的力气,对陶秋珊道:“别再来惹我,否则我让你生不如死!”最后一句话,陶清梦咬着牙,压低声音,带着浓烈的警告意味。

陶秋珊下意识颤了颤,紧接着狠狠甩开陶清梦,刚想说什么的时候,却忽然顿住了。片刻后,她连忙解开自己身上的斗篷披在陶清梦身上,盖住了她那一身伤口,然后附在她耳边,威胁道:“如果想要你母亲的遗物,就给我老实点!”

说罢,一抬轿子停在门口。

“爹爹,你回来了。”陶秋珊边说,便掉下了眼泪。

陶清梦叹为观止,这演技,简直就是奥斯卡影后。

“珊珊,这是怎么了?”太尉陶经武走下轿子,余光瞥到了裹着华丽斗篷的陶清梦。

“清梦妹妹她想要我的斗篷,我给她就是了,我亦不是那种小气的人。但她嫌我脱得慢,就骂我,还骂了母亲……说母亲是……哎,爹爹,我说不出口。”陶秋珊面露难色,泪水还挂在脸上。

即便她不说,旁人也能猜到一二。

陶秋珊的母亲原本就是烟花之地的清倌,凭着聪慧的头脑,顺利的让陶经武帮她赎身,还以这样的身份,八抬大轿进了太尉府,成为正房夫人。

这样的智谋,京都妇人之内,无人可及。

但她最忌讳别人提起她的出身。

“陶清梦!”陶经武喝道,他常年身居高位,不怒自威,饶是短短三个字,都让人心头发颤。但陶清梦却毫不畏惧,朗声道:“你想说什么?”

“目无尊长,欺辱阿姊,你可知错?!”陶经武勃然大怒,让人把陶清梦推进了府中,而陶秋珊则跟在最后,在没人察觉的时候,轻轻掩着嘴笑起来。

“知什么错?刚刚陶秋珊说的那些,全都是胡扯!”

“你,你……”陶经武气得不轻。

“她说这斗篷是我要的,那就真的是我要的?”陶清梦缓了口气,继续道,“那我还说你想要篡位当皇上呢,你说皇上信不信?”说完这句话,陶清梦觉得头晕眼花,原本就是死过一次的身体,刚刚又耗费了那么心力,她已经是强弩之末。

“逆女!给我闭嘴!”陶经武让小厮去拿来了拳头粗的棍棒,直直的朝陶清梦打过去。

陶秋珊站在不远处,嘴角的笑意越发明显。

虽说……陶清梦并没有听她的,但好像现下的结果也不错。

“打啊,打死我吧!”陶清梦闭上眼睛,竭力大吼,“让世人看看,这就是堂堂太尉,连个庶出的女儿都容不下!”说着,陶清梦一把扯下自己身上的斗篷,露出浑身的伤,皮开肉绽,深可见骨,原本的麻布衣裳,几乎快要全都染成了红色!

陶经武猛地停下动作:“你这……”

“方才陶秋珊让我当畜生,把马车拉回来——整条街的人都看到了!还有我这身上的伤,你看看跟她手里的鞭子能不能对的上?真是可笑,堂堂太尉,竟然帮着嫡出来欺负庶出的!这就是你的为官之道?欺软怕硬?!”陶清梦说完这些话,彻底失去力气,瘫倒在地上,即便眼前一片漆黑,却仍然不肯闭上眼睛,她努力听着周围的声音。

猜你喜欢